之情到浓时无怨尤39(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5年4月19日晚上7时多,田晓蕊跟我一起在日落之城高铁站候车大厅里四处寻找吃饭的地方。偌大的候车大厅,分成上下两层。上层是西去关中方向的,地面这次层是去往滨河市方向的。我俩手挽着手来到候车大厅的门外,站在候车大厅的高台阶向北方日落之城市区方向望去,只见外面远处灯火阑珊,近处是广场上和站前街的灯光,在近处灯光和远处城市灯光之间则是一大片朦胧的夜深,看不清楚那里面究竟是些什么。

  在站前高台上左右走了一遍,并没有看到有什么饭店或是小吃部之类可以安排餐饮的场所,遂又返回高铁站内部,沿着候车大厅北边的窗户向西走,看看西部服务区是不是有餐饮场所可以为我们提供一顿晚餐。

  因为此刻已经停止了暖气供应,入夜后候车大厅里的温度已经降低下来。在候车大厅里候车的人们有的坐在长椅子上玩手机,有的玩笔记本电脑,有的则俩人相靠昏昏欲睡。向西走过乘客候车区,在西辅楼位置上,我们发现有一家叫多宝的快餐店。看这里桌子很干净,有几位客人坐在餐桌旁吃饭。晓蕊和我过去一打听,这里是份饭,每份20元。看正在吃饭人的饭菜情况,也就是两素一荤的样子,饭是大米饭。

  我对田晓蕊说:“还不错,真有这样一个吃饭的地方,否则今天晚上又要泡方便面了。”田晓蕊说:“随遇而安吧,出门在外能吃上口热乎饭就很好了。”我说:“那行,你在这里等着吧,我过去把父母和东西接过来,今天晚上咱们就只能吃份饭了。”晓蕊说:“我跟你一起去吧,好多东西呢。”

  俩人从西侧快餐厅走回来,我们把父母和东西都拿到快餐厅这边来了。我们在靠北墙的地方找了一个四人的餐桌。我把东西都放到墙根下。让父亲在这里看东西,我母亲、田晓蕊和我三人去取餐盘买份饭。我问:“爹,你晚上喝啤酒吗。”我爹说:“你就买两瓶吧,咱爷俩一人一瓶。”我说:“行。”

  我先打了一份两荤一素的份饭,先端给我爹。在我转身回去的时候,我娘和晓蕊的饭也盛好了,我母亲已经结算了饭费,正等着我过来端餐盘,拿啤酒呢。我娘看我拿两瓶啤酒不好拿,就说:“你那一瓶。我那一瓶。”我娘和我每人端了餐盘,每人拿着一瓶啤酒,晓蕊则走到我们前面去了。

  四人就坐,每人一餐盘份饭,父亲拿着瓶子说:“这没有啤酒杯子怎么喝呢。”我娘说:“你俩就嘴对嘴喝呗。”我说:“稍等,我去取纸杯。”我走到快餐店服务员近前,跟她要了两个塑料的小杯子,回到餐桌旁,把喝啤酒的塑料杯子递给父亲。父亲把啤酒倒在塑料杯子里面。我也把啤酒倒在塑料杯子里面。我母亲说:“晓蕊,你晚上想喝点啥饮料呢。”田晓蕊说:“晚上不想喝啥饮料,又白开水就行了。”我娘说:“服务员,给我们拿一壶白开水过来。”女服务员说:“太忙了。你们自己取一下吧。”转眼的空,餐厅里不知道咋的就有涌进来一群吃饭的客人,两名盛饭的服务员已经忙不过来了。田晓蕊走过去,拿了一壶白开水。另外拿了两个塑料杯子走过来。

  田晓蕊给我娘倒了一杯白开水,也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我娘说:“忙了一天了,到现在连一顿正式的饭还没吃到呢。看来今天晚上又的对付了。”晓蕊说:“没事儿,这样的份饭也很好吗,比我们学校餐厅的饭菜好多了呢。”刚才没有仔细看今天的两个素菜都是什么,现在看来,一个是素炒大头菜,另一个炝拌土豆丝,最后那个荤菜是三四块排骨。米饭放到一个小铁碗里面。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