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32(1/2)

加入书签

  红房子餐厅门口沈哲、任红玉等同学跟我父母以及田晓蕊和我告别,同学们或是去图书馆看书,或是会宿舍休息。田晓蕊和我为了陪我父母逛街,最后那两节不太重要的选修课就没有去上。四人出学校北门口,过马路去公交车站点等336路公交车。

  等了有10分钟的样子,终于等来了一辆开往市里的336路公交车。公交车到站后,先下后上。我们四人随着上车的人上来公交车,在公交车的后部有两个座位,田晓蕊请我父亲和母亲俩人坐下,我和田晓蕊则站在公交车后部的车厢地面上,拉着拉手。公交车启动,朝市区方向走去。公交车走了三四站的样子,有下车的乘客,田晓蕊和我也找到了座位。坐公交车的好处是能看看滨河市美丽的风景,但是也有不好的一面,那就是耗时比较多。一路上田晓蕊给母亲介绍着沿街滨河市的地标建筑。

  我母亲说:“上次送再续来,忙着给再续办理入学手续,这滨河市市区也没有好好的转转,今天闲着没事儿,看看滨河市的街景,滨河市的不愧为大中原,文化底蕴丰厚,无处不彰显着一个大都市的魅力。”

  田晓蕊说:“我们虽然来了一年多了,但是真正出来逛街的时候也不是很多。但是这里的文明和富庶还是给我们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我父亲说:“这里是中原腹地,交通便捷,物流商贸在全国来说都是首屈一指的,最近这些年来中原省不断发挥自身优势,在高科技行业有了新的突破,建立了好几个国家级的工业园区,该省的拉动西部作用越来越突出。如今机械制造、食品加工等传统行业基础稳定,新兴行业异军突起。为重要省经济插上了腾飞的翅膀,依我看中原省经济发展后劲十足,很快就会超过东南沿海几个靠前的省份了。”

  我说:“滨河市毕竟是一个省会城市,经济基础本来就很好,以后一定会有更大的发展机会的。不过,我还是喜欢咱们辽西省,这里夏天太热,我不适应。”田晓蕊说:“学咱们这专业的,若是回到小地方上用处不大了,我看还是要站到较大的城市才有用武之地。”

  我娘说:“这要看你俩未来如何发展了。如果在外面有更好的发展空间,爹娘是不会拦着你们在外面发展的。如果在外面发展还不如在咱们辽西省发展,那咱们就不如回家乡去发展,你们还有家人的关照。”

  晓蕊说:“伯母说的很对啊,有些事情还定不下来呢。伯母你是愿意再续出国呢,还是愿意再续考研呢。”我母亲说:“那就要看再续怎么想了,如果再续想出国,我们就是卖处房产也要供他出国。”

  我说:“出国需要很多钱的,卖出房产哪里够啊。如果是那样,我就不出国了。”田晓蕊说:“不出国,那也只有考研这条路可走了。”我说:“那只能是看看再说了。”田晓蕊说:“若是考研,明年就要着手考虑上培训班了。”我问:“你是怎么想的呢。”田晓蕊说:“我还没想好呢。”我说:“为啥还没想好呢。”田晓蕊说:“因为你没想好呢吗。我怎么好一个人做决定呢。”

  说话之间,公交车就到了滨河市商贸中心区七二广场站了,大批客人都在这里下了公交车,我们随着乘客走下了公交车。沿着人行道向西侧的过街天桥走去。

  走上雕龙画栋的大红柱子的过街天桥,田晓蕊牵着我母亲的手,不时的提醒我娘小心。抬腿,娘俩边走边聊,父亲和我则跟在他俩的左右,沿着廊道向东南方向走去。

  过了过街天桥,连接天桥的是商贸楼的玻璃栈道,从玻璃栈道向下看去,能清楚的看到地上行人。地上的行人也有人抬头向上看到,估计也能清楚的看到上面人的样子。

  晓蕊领着我母亲小心翼翼的走过玻璃栈道,在栈道的尽头能看清楚七二广场上的七二纪念塔和七二纪念馆。

  我们四人从栈道下来,走在大理石铺就的石板地面上,观看这附近的建筑。这里除了纪念馆和纪念塔之外,周围都是商贸楼,店铺林立,买卖兴隆之所。几株高大银杏树,宛如守卫纪念馆的哨兵,屹立在纪念塔和纪念馆的周围,为这商业繁华之地平添了一份幽静和休闲之地。

  父亲说:“多年前这里曾经有过一次声势浩大的工人运动,从那次运动开始,东华国的工人阶级开始走上了历史舞台,并且表现了强大的战斗力和生命力。”我说:“那是七二大罢工吧。”我父亲说:“儿子你的记忆力还不错吗。”

  看完七二纪念馆,陪我母亲和田晓蕊逛了几家商场,我娘想为晓蕊买件衣服,可是都被田晓蕊给婉言谢绝了,以至于绕到下午五点钟的样子,也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