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30(1/2)

加入书签

  视频上传后,我们学校师生惶惶的情绪逐步平静下来,大家又开始了周而复始的学习和工作,一起校园凶杀案暂时告一段落。好景不长,案子是破了。因为刘导员的家人从周扬老家来到滨河市为刘兰香导员讨公道,要求中原省新闻传媒大学因为过错需要给家属以补偿。

  为了获得较高的补偿,刘导员的家人把灵堂搭到了后勤处广场,而且家人每天晚上都在新闻传媒学院的办公楼前烧纸哭闹。开始那两天还有同学和家属们围观,过两天后大家反倒是习以为常了。据说校方已经答应补偿刘导员家人30万元,以抚恤金的名义发放给他们,但是跟刘导员家人提出的80万元差距太大,双方还没有最后达成一致。校方没有办法,已经引导刘导员的家属走法律程序了。

  公元2045年4月17日早晨6时30分接到我娘打来的电话,我娘说:“儿子,起来了没有,我们已经坐上出租车了,过半个小时就到你们学校北门口了。”我说:“太好了,我马上起来去接你们。”

  挂了电话,我立即兴奋起来,马上起床刷牙漱口,穿上外罩准备去接父母。姜竹问:“再续,这一大早又是电话又是唱的有啥高兴事儿吗。”我说:“有高兴事儿,我父母来了,来看我来了。”姜竹高兴的说:“我噻,伯父、伯母来了,今天咱们又有好吃的了。”我笑着说:“今天中午让我父母请大家一起吃饭,大家都要去啊。”

  沈哲说:“你们呀,就知道吃啊吃的。伯父、伯母大老远的来了,你们也不知道去接一接。”我说:“不用你们去接,我自己去就行了。好了,我先走了。”蒋大军说:“用不用我们先给伯父、伯母和你买早餐啊。”我说:“谢谢大家了,不用了,等会儿接到他们了。我去餐厅给他们买就行了,早买会凉了的。”早起的小邸说:“走吧,我们去吃饭了,一起下楼吧。”我说:“你先去吧,我还有些事儿呢。”

  小邸走后,我也出门,楼道内我拨通了田晓蕊的手机。田晓蕊说:“再续,这么早啊,有事儿吗。”我大声的说:“我父母来了。”田晓蕊问:“伯父、伯母在哪里呢。”我说:“就到咱们学校的北门了,我真要去接他们呢。”田晓蕊说:“一会儿就可以见到他们了。太好了。需要我跟你一起去接他们吗。”我说:“不用了,你自己起来先去吃早餐吧。中午,我父母请我们宿舍的同学吃饭,你也一起参加吧。”田晓蕊说:“那行,正想看看伯父、伯母呢。一会儿我买些早点送过去吧。”我说:“估计7点到,大概7点20分到宿舍,你现在去餐厅吃饭,吃完饭买估计差不多。”

  田晓蕊说:“嗯,那我现在就去了。一会儿见。”我说:“一会儿见。”挂了手机,快步下楼朝学校北门口走去。路过后勤处广场的时候,发现刘导员的灵堂还设在小广场上呢,有家属看着。但是也没人哭闹了。

  来到学校北门口,站在大门口的人行道左边东张西望了有五分钟,此刻大路上人车并不是很多呢。过去两辆出租车,在门口都没有减速。我知道这一定不是载着我父母的出租车。又等了有两分钟,从航校方向又开了了一辆土黄色的三厢夏利轿车,车到我们大学门口减速了。前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位头发花白的老男人,我一看此人就是我的父亲,父亲手中没有拿任何东西。母亲从后排下来,一手拿着出租车票,一手拎着自己随人携带的黑色皮包。看到父亲和母亲,我赶紧上前打招呼说:“爹、娘,你们来了。”我爹说:“来了,你早到门口了吧。”我娘说:“说不用你来那么早,你还来那么早,大早晨起来也不多穿点。”我说:“也不冷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