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27(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5年4月12日周日晚上,在中原省传媒大学校园内外,多组搜寻刘兰香导员的搜寻小组同时展开搜寻活动。大家把能想到的地方都搜了几遍,树林里、花园内、苗圃区,办公楼、教学楼、图书馆,各处都有拿着手电的同学在查找。据跟学校南北面的保安了解,两处保安并没有发现刘兰香导员外出的迹象。

  晚上11点多,各个搜寻小组在后勤处小广场聚集,各组都纷纷汇报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负责搜寻办公楼和教学楼的刘月晓组,刘月晓说:“我们将教学楼和办公楼的厕所间、洗手间等处都找遍了,也没有发现刘导员来过的迹象。”听到大家的汇报,刘导员的爱人牛太有说:“也许她有事儿临时出去了,也许是手机没电没有来得及充电呢,也许明天早上她就回来了。”刘月晓说:“是啊,刘导员为人那么好,一定会没有事儿的。”牛太有说:“太晚了,大家都回去吧,明天早上再找吧。”大家跟牛太有再见,纷纷回宿舍休息。

  一路上沈哲我们纷纷议论刘导员出了啥事情,怎么一点音信都没有留下呢。徐春梅说:“这么多人找了一个晚上,这一个大活人,没有离开过学校,怎么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呢。”刘月晓说:“也许刘导员凶多吉少了。”我说:“别说那么晦气的话,刘导员人那么好,怎么会出事呢。”

  宿舍楼下,男女生分手,各自上楼休息不提。沈哲我们回到宿舍,大家也都各自睡了。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心里总是有一种不详的预感闪现,那预感中总有一个黑衣服的人在晃啊晃。

  好不容易睡着了,又做起了梦。梦中看到刘导员浑身是血。头发披散,衣衫凌乱。刘导员的身影如鬼魅一样飘忽,暗夜里让人惊恐。刘导员说:“我真不甘心啊,我不甘心。”我问:“是谁害了你。”刘导员沉默不语,转身飘忽离去,我也被吓醒了。沈哲说:“老五,你怎么了。”我回了回神说:“哦,刚才做噩梦了。”沈哲说:“是夜有所思,日有所梦吧。刚才你大声的嚷出来了,好像非常恐惧的样子。”我说:“刚才做梦。梦到刘导员浑身是血。”沈哲说:“别瞎想了,噩梦醒来是黎明,刘导员会没事儿的。”

  经过沈哲这一打岔,因为疲劳,不一会儿又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早上七点多我才被早晨起来去锻炼的:“都起来,快都起来,出事儿了,出大事儿了。”还在睡觉的蒋大军说:“快说出啥事儿了,一惊一乍的。”

  沈哲说:“再续。让你猜着了。刘兰香导员被人杀害了,警察们已经封锁了现场。”我说:“老大,你快说说你了解到的情况。”

  沈哲说:“六点半我跟小邸去跑步,刚跑到宿舍东口的时候。就看到有警车和救护车朝咱们新闻传媒学院办公楼方向开去了,我俩也顾不上锻炼了,随着晨练的同学们朝咱们教学楼方向跑去。当我们跑到教学楼底下的时候,有急救人员把一具尸体抬上救护车。救护车响着警报飞驰而去了。警察已经封锁了咱们学院办公楼的入口,禁止任何人靠近。”

  陈陈说:“是不是刘导员真的出事儿了。”:“我们去的时候,牛太有也正在现场。配合警察了解情况呢。”一旁细心听着的姜竹问:“后来呢。”

  沈哲说:“后来,牛太有就被警察带走了。警察勘察完现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