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26(1/2)

加入书签

  日子在简单中重复昨天的故事,生活每天就是三点一线式的没有青春的颜色。公元2045年4月10日下午自由活动期间,听副班长沈哲说中原省大学生运动会将于4月17日-18日在我校举行,听到了这个消息后我赶紧给我母亲打电话。电话接通后我说:“娘,中原省大运会将于4月17-18日在我们学校举行,我没有运动项目,这两天加上周六周日共四天时间,你们若是来就乘坐4月16日的火车,17日早晨到我们学校,到时候我就能领着你们去旅游了。”我娘听了这个消息,跟我爹商量了一下说:“那好,就这样定了,今天晚上我们就定火车票。去前,我们再联系你。”我说:“好,定好票了你短信告诉我一声。”我娘说:“知道了,我们去的时候,你有什么需要带的吗。”我说:“也没有啥特别想吃的,你就看着带点咱们家乡的特产吧,让我们同学们也尝尝咱家乡的特产。”我娘说:“好,那我们就带些核桃和栗子吧。”我说:“行,带点就行了。”我娘问:“还有别的事情吗。”我说:“没有了。”我娘说:“没有那就挂了吧。”我说:“嗯,再见娘。”我娘说:“再见,儿子。”挂了电话。关了手机,我和小邸俩人去图书馆看书。

  晚上八点多,我娘发来了信息告诉我他们的火车票已经定好了4月16日晚上从滨海市上车的k97次客快,第二天早上5点30分到达滨河市。我回信息问:“你们打算怎么去滨海市。”我娘发回信息说:“4月16日乘坐大客车去滨海市,晚上在滨海市吃顿晚饭就等着9点多上车就行了。”我回复信息说:“好了,到时候再联系吧。”娘回复说:“嗯,先安心学习吧,过几天就见到爹娘了。”我回复说:“好期待啊,不用回啦。”

  4月12日周日晚上9时上完两节《公共关系学》大课,同学们陆续回到宿舍。大家换上休闲服,盥洗准备上床休息。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打手机的不是别人,正是信息部4401班的小委员,我的:“师兄,你睡下了吧。”我说:“哦,还没有呢,你有啥着急事儿需要我帮忙吗。”

  徐春梅说:“这样吧,你先找俩信得过的同学,到楼下来。见面咱们再说。”我说:“能先告诉我是啥事吗。”徐春梅说:“我们导员失联了。”听到这话,我心里就有一种不祥的预兆。我说:“好的,我马上下去。”徐春梅说:“嗯,谢谢你,我在楼东口等你们。”我说:“好的,知道了。”挂了手机,我喊:“老大、老三,你们快起来跟我下楼去办点事情。”老大沈哲、老三小邸俩人都问:“发生啥事情了。”老二蒋大军、老四姜竹和老六陈陈也问:“怎么了,再续。”我说:“4401班的刘兰香导员失联了。他们班的徐春梅打电话,让咱们过去帮帮忙。”

  听了这话,老大、老三和我都赶紧换上衣服,每人都预备了一把手电备用。老二蒋大军问:“还要我们去吗。”我说:“你们先准备要。如果有需要,我再给你们打电话,你们马上下去。”蒋大军、陈陈和姜竹都说:“嗯,听你电话了。”我们急匆匆的走出宿舍。下楼朝宿舍东口走去。

  来到宿舍东口,就见刘月晓和徐春梅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