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22(1/2)

加入书签

  跟随着陈蜀山、余金玲等人,田晓蕊和我走在人群的最后边。从牌楼进入东京汴梁的北关,沿街两侧以餐饮为主,这里的建筑都是仿宋代的建筑,路边的摊贩,商贾都是宋朝人打扮。大家一边走一边欣赏着两边的风景。

  远远向十字街望去,街口已经被戒严了。有宋朝的军兵拉起来警戒线。警戒线后边站满了看梁山好汉劫法场演出的游客。刘月晓说:“咱们快走吧,要开始了。”

  这时候听到从西街口官衙处传来铜锣开道的声音,远远看去,一队官差押解着两辆牛车从西街缓缓的走了过来。与此同时看到从南街口走来了十几位化装成挑夫、乞丐的人也朝着街口赶过来,隐藏在游客之中,等候官军的到来。

  陈蜀山:“看这阵势劫的是江州的法场。”陈蜀山问:“为啥说是江州的法场呢。”

  我说:“从牛车上押解着两个人看,这两个人一个应该是宋江,另一位应该是戴宗。这节紧跟着第三十八节浔阳楼宋江吟反诗,梁山泊戴宗传假信而来的。”

  陈蜀山:“再续兄弟博学多才,佩服佩服。”刘月晓旁边敲边鼓说:“那是,他可是我们公认的才子啊。”

  说话间,木笼囚车已经驶入街口,就见从东南方向杀出一条黑大汉,手里提着一对板斧。看到囚车已经驶入路口,将身上的黑色短衫一抛,赤着上身抡起板斧就杀向了官兵和衙役。其他化装了的梁山好汉各亮出兵器,一起冲上去。抡刀舞剑杀向官军和衙役。街口大乱,众好汉杀退官军,救出宋江和戴宗,卢俊义等见过宋江、戴宗二人。将宋江、戴宗二人救走,看那黑大汉李逵还在抡板斧砍杀。

  田晓蕊指着地上一位扮演被砍死的官军摸样的人说:“再续,你看他还动呢。”我说:“这毕竟是演戏。”演出结束后,路上躺着的死人陆续起来,收拾好装扮朝西街走回去了。

  余金玲说:“戏也看完了,咱们该找个地方吃午饭了吧。”徐春梅说:“姐姐们,我早就饿了。”刘月晓说:“那咱们就就近吃点吧。”李伟指着街口东北方向的十字坡酒家说:“就在这里吃点如何。”田晓蕊说:“先干净不干净啊。”在门口照顾生意的:“大家都来吧,保证干净可口。”刘月晓、田晓蕊和我抢先进入十字坡酒家查看。

  进到小店里面,就见小店装饰完全以黑色调为主。房间内桌子是黑色八仙桌,凳子是黑色长条凳子,桌子上碗碟干净,:“看起来很好啊。”刘月晓走到店门口喊:“都进来吧,这里很干净的。”

  时间不大,余金玲、陈蜀山等人也都进来,大家围着一张八仙桌坐下来。因为是八仙桌,十人坐在一起有些拥挤。余金玲又让店家添了两个塑料凳子,这样她和蜀山才坐下来。余金玲喊:“店家点菜。”一个小二样子的服务员走过来,递上一本红色的菜单。余金玲把菜单递给李伟和陈陈这边。让李伟和陈陈点菜。李伟说:“还是余姐你们看着安排吧。”陈陈说:“如今来到十字坡酒家,不吃酱牛肉好像对不起十字坡酒家的名声,有没有酱牛肉呢。”

  小二唱诺:“有,今天上午刚出锅的酱牛肉。”陈陈问:“论斤卖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