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21(1/2)

加入书签

  上河园门口开阔,左边是进口,右边是出口,进口处设置人字形自动检票机,出口处则完全开放,只是限制游客从出口进入,有安保人员把守。本文由  站在大门口朝里望去,一堵大型假山风景把景区里面的风景隔开开来,更增加了游客对上河园里面的憧憬之情。

  正在大家向里面遥望的时候,余金玲和陈蜀山俩人已经买来了门票,余金玲边发给大家门票边说:“团体票,咱们一共花了300元。”田晓蕊说:“辛苦了,余姐,一起出游过几次了,不用次次跟大家报账了。”王:“是啊,大家都相信你们这对热心的情侣。”余金玲看看陈蜀山,也不反对也不说是,只是微微一笑算是答复了。

  十人拿着门票,分三路自动刷票进入上河园景区,随着游客朝南侧入口走去。十人因为入园检票的口不同,进入园子时间也就有了先后差别。最先进入园子的是余金玲、陈蜀山和王小琴这组人,第二组进入的是李伟、王晓飞和徐春梅这组人。最后进入的则是陈陈、刘月晓、田晓蕊和我这组人。在前面走的陈蜀山挥手招呼我们:“大家都快点走啊。”我们几人也都加快了脚步。

  最先映入我们眼帘的则是上河图上的那座虹桥,虹桥高大桥下能行船。喜欢照相的徐春梅和刘月晓等女生,则跑到前面去用手机拍照去了。在我和晓蕊并肩走下虹桥的时候,陈陈用他的手机给我们抢拍了一张,田晓蕊说:“哎呀,老六这里风景又不是很好,先别拍了。”陈陈说:“你不知道,这里拍照最有代表性了。这是上河图上最明显的标记,也是上河园里的地标性建筑之一。”

  一边走,田晓蕊一边问:“再续。《清明上河图》是谁的作品着。”我说:“它是北宋画家张择瑞仅见的一幅精品,存于故宫博物院。该画是东华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为北宋风俗画,作品宽248厘米,长5287厘米,绢本设色。”陈陈问:“老五,你知道张择瑞是哪里人吗。”我说:“这位张择瑞字正道,东武今山东诸城人。早年游学汴京,后习绘画,宋徽宗赵佶1101年—1125年在位时期供职翰林图画院。他专工中国画中以界笔、直尺划线的技法。用以表现宫室、楼台、屋宇等题材,尤擅绘舟车、市肆、桥梁、街道、城郭。”一直跟在我们身边的刘月晓说:“这些东西怎能难住我们系的大才子呢。”

  我笑着说:“月姐,有拿我开涮。”月姐也笑着说:“好久没一起了涮涮就涮涮呗。”

  走过虹桥,那对面是一排小船码头,码头上有车船店脚牙各种店铺,服务当时汴梁城来往过客。据有关文献记载,当时的东京汴梁城拥有100万人口,大部分生产生活物资都是需要用船只运进来。迎着路口的是一家洗脚行,相当于现在的足疗店吧。不管你是船夫还是赶牲口的行商。一路劳乏,上岸歇脚在这里先泡一下脚,那也是一种享受。脚行的旁边是一座江南丝绸店,经营南方的各种丝织品已经当地的汴绣。最大的特点是这里的售货员全部是北宋人的装扮。女人长袖长衫。男的读书人是长衫,普通百姓则是短衣襟,小打扮,布鞋布袜。

  女生天生就喜欢美丽的丝绸制品。徐春梅和王:“小田妹子,这东西很实用。买回去也算是件念想儿。”田晓蕊禁不住丝织品的诱惑,跟余金玲他俩也一人买了一件。我们几个大男生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我挑了件上河图的折扇,也不贵仅仅15元。看我掏钱买了折扇,陈蜀山、李伟和陈陈每人也买了一把折扇算是上河园的纪念。

  喜欢跑路的王晓飞已经绕过了丝绸店,奔西边走去了。当我们走出丝绸店的时候,王晓飞喊:“大家快来呀,这里有耍杂耍的。”

  此刻我们跟余金玲、陈蜀山等汇合在一起,大队人马晃晃悠悠向西方走去。

  过杂耍场子,朝北走进入东门外广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