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18(1/2)

加入书签

  成长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学习是一个慢慢积累的过程,平淡的日子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悄然而过,在记忆中留下印记的总是那些最难忘的时刻,不管那些过程是如何的悲伤或是如何开心。转眼间半个月就要过去了,眼看中原省新闻传媒大学春季运动会就要举行了,有体育项目的大学生们正在抓紧练习,以取得好的成绩。

  公元2045年3月31日傍晚,吃过晚饭田晓蕊和我在操场上锻炼800米长跑,跑了几圈后俩人就去龙之湖边的木条椅子上坐下来休息。此刻田晓蕊已经汗湿了衣衫,一边用花纸扇子扇着风一边对我说:“再续,通过这几天训练,咱们的跑步成绩提高不提高我感觉不出来,不过先在跑起800米来比跟以前相比不那么累了。”

  我目视着晓蕊的眼睛,看见晓蕊的眼睛里充满着柔情蜜意,我说:“那是啊,要不怎么要坚持锻炼呢。”正在这时,田晓蕊用手捅了捅我说:“再续,你看那俩人是谁。”我顺着田晓蕊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远处走来了一对穿着情侣运动背心裤衩学生,那高个的男生我看着像是我们宿舍的沈老大,那个女生我看像是我们的同学沈海燕。看起来俩人的样子感觉好像一对情侣那么亲近。

  我说:“那不是沈老大和沈海燕吗。”田晓蕊诡秘的说:“不是他俩是谁呢。”我说:“别那么多疑,人家就是好同学一起锻炼呢。”田晓蕊说:“你不知道吧,沈海燕跟咱班副班长沈哲搞上了。”我说:“以前我们宿舍的几个还跟沈哲开玩笑呢,没想到他真是喜新厌旧跟沈海燕搞上对象了。”田晓蕊说:“谁都有爱和被爱的权利,沈哲虽然定亲了,那只不过是民间的一种形式,如今沈哲他上了大学,若是有新的追求也不算是违法。顶多是应该受到道德的谴责。”

  我说:“咱俩碰到他们俩是不是有些不妥,我看咱们还是先走吧,免得看到了不知道说啥。”田晓蕊说:“这时候咱不能走,就装作没看到就行了。咱俩也没做啥亏心事儿,咱们跑啥呀。”我一想也是,于是跟晓蕊假装在湖边欣赏落日余晖中的湖面上刚伸展出来的荷叶。

  这时候看到沈哲和沈海燕径直朝我们这里走了过来,沈海燕跟田晓蕊和我打招呼说:“晓蕊、再续,你俩也出来锻炼了啊。”晓蕊和我赶紧站起身来,田晓蕊笑着说:“哎呀,没看出来呢。是沈大美女和咱班的沈哲班长啊,你俩也出来散步了。”沈海燕指着沈哲说:“你沈哥最近心情不好,吃完晚饭我拽着他出来让他散散心。”我说:“沈哥,有啥事情这么不开心呢。”沈哲说:“也没啥,就是最近总莫名其妙的心烦。”田晓蕊说:“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与其有烦心事儿不开心,不如暂时把它放到一边,开开心心的活在当下。过好当下的每一天。”

  沈海燕连忙跟进说:“听到了没有,人家小田都想得开,你个到老爷们连个的沈哲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沈哲说:“事儿没摊到你身上,你当然轻松了。走了,伤自尊了。”

  我说:“沈哥,你着什么急吗。”沈哲径直走了。沈海燕急忙跟我俩说了声:“你俩聊,我们先走了。”沈大美女边喊:“沈老大等会儿我。”一边跟着沈哲一溜小跑的走了。

  晓蕊看着沈哲他俩远去后,晓蕊说:“你们男生那边不知道。我们女生这边早就知道了沈海燕跟沈哲搞对象了。”我说:“我们这边也只是耳闻,没有真的遇到过沈老大和沈大美女一起课外活动过,今天我才是第一次看到。现在看来,沈大美女追求沈哲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了。”

  田晓蕊说:“沈海燕这边早就放出风来了,她一定要嫁给沈哲。”我说:“这个疯丫头,有时候也竟办些不着调的傻事,真是个半癫子。”田晓蕊说:“我感觉她也是有些缺心眼儿。”

  我说:“就是,搞对象这样的事儿还要成天在外嚷嚷的啊。”

  田晓蕊说:“时间不早了,咱们赶紧回去洗洗澡,做作业去吧。”我站起身来说:“嗯,好的。”俩人手挽着手朝宿舍楼方向走去。宿舍楼前分手,入夜,盥洗、做作业,一天的学业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公元2045年4月2日-4月3日新闻传媒大学春季运动会比赛如期举行,经过三天的春运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