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16(1/2)

加入书签

  学校餐厅南门当徐春梅和我走到门口的时候,田晓蕊已经等在餐厅门口了。徐春梅打招呼说:“你好,小田姐姐。”上前跟田晓蕊亲热的拥抱在一起。”田晓蕊用双手拍了拍徐春梅的后背笑容满面的说:“好久不见你了,越来越漂亮了。”徐春梅说:“哪有啊,跟:“你俩忙工作,连饭都不顾吃了。”我看着徐春梅说:“刚忙完就赶紧来了。”田晓蕊说:“走吧,不早了,今天姐姐请你吃饭。”徐春梅说:“怎么好意思让:“没事儿,走吧。”跟徐春梅手挽着手走进餐厅,我则陪在田晓蕊的左边。

  边走田晓蕊边说:“再续,今天是计算机6级考试报名的日子,下午咱们一起去报名吧。”我说:“哦,好啊。你若是不提醒我还忘了呢。”

  三人来到餐厅北侧的饭口前,田晓蕊要了三份一荤两素的份饭,田晓蕊刷饭卡后,三人端着餐盘找了个肃静的餐桌边落座,边吃边聊。有田晓蕊跟徐春梅聊,我则很少能搭上言。吃过午饭,将餐盘交到餐盘回收处,三人出餐厅,宿舍楼下分手,各自上楼休息。

  下午2时-4时在学院43级阶梯教室上完两节大课后,田晓蕊和我到学校后勤处楼西侧计算机等级考试报名处网上报了名,我又定了一本教材,这才算是忙完了一天主要的学业任务。

  走出报名处,田晓蕊说:“再续,今天晚上任姐公司开业,你说咱们是不是得表示表示。”我说:“既然去了,哪能空着手去呢。你没听说咱班其他同学有去的没有,她们是怎比表示的。”田晓蕊说:“好像任姐告诉的范围也不大。咱班的也没全告诉,听吴林芷的说,好像只告诉了咱们辽西省的老乡了,其他外省的则没有通知。”我说:“我看任姐的意思是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田晓蕊说:“既然这样,咱们也就不跟别人比了,咱们就一人200元钱,算是贺礼如何。”我说:“说不出多,也说不出来少,我看行。”我掏出200元钱递给晓蕊说:“先给你,一会儿见到任姐你替我先给她。”田晓蕊从我手中接过钱对我说:“好的。”俩人边聊边往宿舍走去。

  宿舍楼下。田晓蕊说:“再续,你还上楼去吗。”我说:“上去换件衣服。”田晓蕊说:“哦,那一会儿咱们一起去。”我说:“行,一会儿电话联系。”田晓蕊说:“好的。”俩人宿舍楼下分别,我上男生宿舍楼,田晓蕊上女生宿舍楼。

  我回到宿舍,看只有姜竹和蒋大军在宿舍里闷头看书呢。跟蒋大军和姜竹打招呼说:“哥俩也没出去玩啊,大周五的就在宿舍里面学习了。”

  姜竹头都没有抬,唉声叹气的说:“整天的学还跟不上呢。不学的话还不各门功课都得挂科啊。”蒋大军说:“跟你比不了,我们得慢鸟先飞啊。”我说:“你俩这套就不行,整天闷头学习也不换换脑筋,整个头都学浑沌了。”蒋大军不说话。姜竹也闷头学了。我感觉很无聊,就打开手提电脑,浏览了一下自己的空间。

  好久没上空间了,空间有好多的好友留言。大多数是礼节性的问候,随留言者留言的内容回复几句热情洋溢的话,以显示主人很热情也很想念之意。

  无意中看到这样一则留言: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记得按时喝酒,不舒服多抽烟,每天好好熬夜,早饭不要经常吃,天气冷穿凉鞋多穿薄袜子,没事多玩手机,看书记得关灯。如果睡不着要多吃安眠药,喜欢看你吞玻璃的样子,无聊就烧烧头发,洗澡一定要用沸水,难过了就吸吸毒,一切都会变好的。心里想这是谁跟我开玩笑呢,留了这么一则有意思的话,看了看抬头才知道,这人原来是老同学汪莹留下来的。

  我点开回复:好久不见,甚是想念。一切都好,无需挂念。阳春三月,春暖花开。回想故人,依稀眼前。乍暖还寒,遥祝安康。落款学友杨再续,检查无误发出。

  最后一条留言是父亲写的,父亲留言说:有几天没听你娘念叨你来电话了,你娘甚是惦念。我直接回复:知道了,我没事儿,很好就是最近有些忙。拿起手机拨通了我娘的手机,那边我娘说:“不是前些日子刚打的电话吗,咋又打电话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