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情到浓时无怨尤8(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5年2月27日上午11时,我来的田晓蕊的宿舍门前,咣咣咣一敲门,听到里面田晓蕊的声音问:“谁呀。 看最新最全”我说:“再续。”田晓蕊说:“进来吧,门没关。”一进门发现房间里除了田晓蕊外还有李冬利在房间内。田晓蕊说:“你来了,拿的都是什么呀。”我说:“这大包里面是脏衣服,这个小袋里面是给你拿过来的纸皮核桃。”

  田晓蕊接过装核桃的袋子,把袋子解开,从里面拿出一捧核桃送到靠近门右侧的的李冬利的床下边,把核桃递给李冬利说:“冬利,吃核桃。”冬利接过核桃说:“哎呀,太谢谢了。”我说:“冬利,来的这么早啊。”冬利说:“在家里早就呆够了,就盼着开学,早点来学校呢。”我说:“真是好学生啊。”我把脏衣服放到田晓蕊的床下边,田晓蕊说:“你来的正好,赶紧把网线给我换过来吧。”李冬利说:“我看你还是先别动了,不相信你看武林和林芳冰回来肯定会有变化的。”田晓蕊说:“能有啥变化呢。”李冬利说:“不相信,你就走着瞧。”

  我问:“跟谁换网线啊,怎么回事儿啊。”田晓蕊说:“是这么回事儿。我从家里拿了条四米的网线,用起来有些短。正好武林有一条六米的网线,她用不到那么长。我就跟她说我俩交换着用网线,就不用去买新的了,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儿。武林当时也答应了,她说她跟林芳冰洗澡回来后就换过来。”

  我说:“这是个好事儿,是节约的事情啊。”

  李冬利说:“你俩不相信,她俩洗澡回来武林准不同意换网线了。”田晓蕊说:“她答应了,为啥还会反悔呢。”李冬利说:“依照武林,她没心眼儿,她肯定会同意你用的。林芳冰给她出主意。她就听。武林那人没有主见,准听林芳冰的挑拨。”

  我说:“既然是这样那就先别换了,等她俩洗澡回来再说吧。武林如果不同意了,下午咱们上街再买条新的来。”田晓蕊坚定的说:“听你的,咱先不动了,先去洗衣服。”

  此刻田晓蕊已经换好了一身黑色的羊绒衫,下身换上了一件黑色的短裙,黑色的灯芯绒的打底裤。一身黑色衣衫更显得田晓蕊面色白皙,手指嫩白。田晓蕊的手上带着我们在山海市买的心心相印的银戒指,特别显眼。看田晓蕊换上了春装。紧身的羊绒衫,黑色的短裙把田晓蕊前凸后翘的体型展示的完美无缺。田晓蕊看我看她,不好意思的说:“我哪里穿的不合适吗。”我感觉到了我有些走神,忙说:“很好,很美丽。”田晓蕊说:“你就剩个嘴好了,快走了。”

  看得在床上的李冬利呵呵直笑说:“郎情妾意,真让人羡慕啊。”田晓蕊边端着两盆脏衣服朝外走,边对李冬利说:“就会拿我寻开心,等你有了男朋友。看我怎么收拾你。”

  李冬利说:“我是好期待呀,不知道谁会爱上我呢。”

  我拎着我拿来的脏衣服和放在田晓蕊床下面的洗衣液,跟随田晓蕊到对面的洗衣房洗衣服,出门的时候给田晓蕊她们宿舍的门给关上了。

  洗衣房里面。去年年底的时候,学校已经给同学们配上了投币洗衣机,每洗一次衣服需要投币两元钱。就是这两元钱,同学们也都选择省着用。除非是床单被罩和不适合手洗的大衣服采用洗衣机去洗。向男生就把脏衣服存起来。够一缸了才洗一次,而喜欢节约又爱干净的女生则不怎么用洗衣机,她们总是把换下来的衣服及时用手洗干净了。

  田晓蕊把脏衣服放到洗衣机里。她先往洗衣机里面放水。忽然摸摸身上说:“哎呀,没带硬币来,你身上装着呢没有。”我说:“我身上有。”掏出几块钱备用的硬币,递给田晓蕊。田晓蕊说:“从这方面看,你比我想的周到多了。”我说:“不预备点硬币,坐车和洗衣服都不方便,所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