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情到浓时无怨尤4(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5年2月15日也就是正月初九的傍晚,田晓蕊我俩在她家里预备了两荤两素,两凉凉热四个菜,凉菜已经切好放在了餐桌上,热菜等田阿姨进家再炒。桌上田晓蕊还特意拿出一瓶张裕红葡萄酒,预备了三个高脚玻璃杯。水饺包好,水已经烧上了,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田阿姨进门。

  傍晚5时40分楼道里传来了脚步声,脚步声在楼门口停了下来。田晓蕊赶紧走到门口,把门打开。田阿姨笑盈盈的走进了家门,我站起身笑脸相迎说:“春节好,田阿姨。”田阿姨说:“再续来了,你父母都好吧。”我说:“托田阿姨的福,二老身体都很好。”田阿姨边脱下外罩大衣,解下围巾,交给田晓蕊,边对我说:“快坐下吧,知道你来了,本应该早些回来,怎奈快下班的时候来了位病号,这不就忙到了下班才急匆匆的赶回来。你快坐下吧,再续。别客气,就跟在自己家似的就好了。”田晓蕊把她娘的大衣和围巾都放到了她母亲的房间里去了。田阿姨把随身携带的皮包放到进门的鞋厨上,换上了拖鞋急忙的走到厨房看饭菜情况。田晓蕊跟了过去,跟她母亲说:“娘,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你回家来呢。”

  我也跟了过去,田阿姨说:“你俩还真能干呢,行了你俩去客厅里呆着去吧,我来炒菜、煮饺子,一会儿咱就吃饭。”田晓蕊的母亲把我和田晓蕊从厨房里推了出来。晓蕊给我的茶水杯中又续了些茶水,田晓蕊说:“让你跟着我忙了半天,连口水还没喝呢,赶紧喝口茶水解解渴吧。”她自己也倒了杯茶水,也不看我,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我也喝了口茶水,因为房间里有些热,我的头上有些冒汗了。田晓蕊说:“不行把羊绒衫也脱了吧。看你脑门都见汗了。”我说:“那多不好啊。”晓蕊说:“走,咱俩到阳台上站会儿。”田晓蕊抻着我的手走到西屋带阳台的大房间里,穿过大房间,来到南阳台上。站在阳台上向东南眺望,能看到黝黑海面上一片宁静,远处海港上的灯光忽隐忽现。打开一点阳台的玻璃窗户,能听到外面呼呼的风声。田晓蕊说:“冬季近海都能结冰,所以听不到涛声了。”阳台上因为开了条小缝,有冷空气吹进来,所以阳台上温度比客厅里要低了两度了。我头上的汗也消了。

  听到田阿姨在客厅门口喊:“晓蕊,吃饭了。”田晓蕊大声的答应着:“嗯,来了。”俩人田晓蕊在前,我跟在她身后走进厨房。田阿姨说:“你俩快坐吧。”田晓蕊把已经打开的红酒瓶塞拔了下来,拿着瓶子说:“娘,你先坐吧。”桌上酒菜已备,水饺下到了锅里。田阿姨坐在靠北的位置,晓蕊挨着她妈,我则坐在靠近门的位置。田晓蕊将红酒给我们三人都倒上半杯。田阿姨说:“欢迎再续春节来看望我们一家。你叔和你妹子不在家,就咱们三人,饭菜简单了点儿,再续你就多担待点吧。”我说:“这样蛮好。吃惯了大鱼大肉,今天在家里吃点淡素的正和我胃口。”田阿姨说:“晓蕊,你看人家再续多会说话,跟人家再续学着点儿。”我说:“田阿姨。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

  田阿姨说:“客套话就不用说了,晓蕊端起酒杯,咱们欢迎再续再次光临咱们家。”三人举杯。我说:“谢谢田阿姨盛情款待。”田阿姨说:“再续,不要拘束,就跟在家一样就好了。”喝了口红酒,田阿姨让菜,三人的家庭晚宴开始。

  一杯红酒喝三口,田阿姨说:“再续,你跟晓蕊你俩喝,阿姨不喝了。”我拿起红酒瓶,站起身来说:“阿姨,我再给你点点儿,祝你和田叔叔身体健康。”田阿姨端起酒杯,我将红酒给田阿姨点了点,我自己也点了点。我端起酒杯说:“祝福田叔叔和田阿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田阿姨笑着说:“谢谢,再续。也祝福你父母身体健康,万事如意。”田阿姨跟我碰杯,我先喝为敬。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