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95(1/2)

加入书签

  宿舍楼下田晓蕊跟我告别说:“再续,一会儿你换好了衣服,把脏衣服拿下来,我帮你洗吧。本文由  ”我难为情的说:“不用了,你自己洗你的吧,我一会儿去浴池洗澡,顺便把脏衣服也洗了,那么脏的衣服我怎么好意思让你帮我洗呢。”田晓蕊微笑着说:“大懒虫,还知道不好意思了,你自己洗就自己洗吧。晚上咱们一起吃顿饭吧。”我说:“晚上咱们到饭店去吃吧,叫上任姐、月姐和春梅妹子。”田晓蕊说:“听你的。”我说:“你请客,我出钱。”田晓蕊说:“一会儿,我打电话约她们,就在老地方还不行吗。”我说:“天凉了,去航校那边涮锅子吧。”田晓蕊说:“行,我先上楼了,再见。”我说:“好的,再见。”

  我回到宿舍,用房卡打开宿舍门,发现宿舍里没有人。我找出换洗的衣服,装进手提袋里。我又换上拖鞋,端着脸盆和盥洗用品,拎着手提袋去浴池洗澡。红日西垂,秋风萧瑟,又是学校自由活动时间,校园里面同学们各自干着自己想做的事情。大学时代,大学生可自由支配的时间非常充裕。喜欢读书的人此刻正在图书馆看书,喜欢运动的同学在操场上或是打篮球或是踢足球。也有相好对劲的男生、女生漫步在湖畔,也有喜爱干净的男生女生利用此刻去洗澡。还有一些人,干脆在宿舍里上网,这就是我们大学里的实际情况。

  今天我进入浴池,发现人比昨天晚上多了很多。自己找了个没人的橱柜,把换洗衣衣服放到橱柜内,锁上橱柜。赤身将脏衣服放到脸盆内,端着洗脸盆走进了淋浴间。淋浴后又赤身的将脏衣服洗净投清,端着脸盆从里面出来。打开橱柜,换上干净的内衣、外衣,这才出浴池朝宿舍楼走回去。

  在宿舍里将新洗的衣服晒在北阳台上。刚坐到椅子上没有多久,我的手机响了。我看手机是田晓蕊打过来的,就手指一划接了进来。田晓蕊说:“再续,你忙完了吗。”我说:“我刚忙完。”田晓蕊说:“忙完了就下楼吧,我跟任姐她们都定好了,任姐她们都没事儿,现在我就召唤她们走。”我说:“好的,我这就下楼去。”

  宿舍楼东口,碰到田晓蕊和任红玉,我赶忙打招呼说:“任姐。你们来了。”任红玉说:“得知你俩和好如初,今天晚上请吃饭,我怎能不来呢。”我问:“月姐和春梅呢。”田晓蕊说:“月姐她俩让咱们先走,她们俩一会儿就到。”我说:“那咱们就走吧。”我在中间,任红玉在左,田晓蕊在右,三人朝学校北门口走去。

  日落西山,暮色浓重起来。街灯亮起,一直伸向北方。三人来到川味名优火锅店。服务员问明客人数,将我们安排到绵羊厅。三人坐定,服务员拿上菜单,我请任红玉点菜。任红玉笑着说:“还是客随主便的好啊。晓蕊点吧。”田晓蕊说:“咱姐俩一吧。”田晓蕊把菜单放到俩人中间,任红玉点菜,田晓蕊勾划。任红玉说:“再续,你也说两样啊。”田晓蕊说:“不用他说。他想吃的羊血和煮花生,我都勾了。”任红玉笑着说:“看:“照顾我生活,晓蕊是没说的。我有时候感觉比我娘还了解我。”田晓蕊看了我一眼说:“又瞎说话。”我笑着说:“下次不敢了。”任红玉说:“呵呵。这才是妇唱夫随呢。”

  点好了菜和锅底,服务生下去准备,此时听门外刘月晓的声音传来:“他们在那屋呢。”听到刘月晓的声音,田晓蕊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门边,将门打开,朝外面喊:“月姐,我们在这里呢。我们刚点完菜,还没来得及打电话告诉你们呢,你们就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