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92(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4年10月24日下午5时许,我从新闻传媒学院办公楼开完信息部筹建会后,朝我们教学楼走去。在上楼梯的时候碰到我同学任红玉从二楼走下来。我主动打招呼说:“任姐,忙啥去呀。”任红玉说:“没事儿,作业写完了,有些累了准备先回宿舍休息会儿。”我笑着说:“学习重要,身体也重要,劳逸结合挺好的。”任红玉说:“再续,你干嘛去了。”我说:“到教学楼开信息部筹建会去着。”任红玉说:“你有事儿吗。”我说:“暂时没有。”任红玉说:“最近我看你跟田晓蕊有些不正常啊,是不是你俩发上矛盾了。”我说:“还是大姐大看得清楚,不瞒大姐大说,我俩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联系了。”任红玉说:“你俩不是很好的吗,假期还一起出去玩了呀。怎么回事儿,现在你若是没事儿,跟我仔细说说。”我说:“好的。”任红玉说:“走咱们边走边聊吧。”我说:“行。”跟着任红玉朝新闻传媒学院大门口走去。

  走到龙子湖边上,在一处没有人的大石头旁俩人停了下来。任红玉坐在大石头上,跟我说:“这里就咱们姐俩,你跟我说说你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闹的俩人谁不搭理谁。”

  我扶着大石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这事吧,也怪我当时太冲动了。10月7日早晨,田晓蕊召唤我到校外吃早点。路上田晓蕊聊起了林芳冰和陈诺去看霍彩霞父母的事情,她说我俩是不是也该看看霍彩霞的父母去。我说我们俩没有义务去看霍彩霞的父母,田晓蕊她就说我自私自利,跟我闹翻了,以后她是她,我是我,俩人再也没有关系了。”任红玉说:“那后来呢。”我说:“后来她就会宿舍了。我正好碰到刘月晓和徐春梅俩人,我们一起去航校门前买的早点,吃完早点后给田晓蕊带回去了。到了田晓蕊她们宿舍,刘月晓和徐春梅就劝说田晓蕊,没想到田晓蕊情绪非常激动,我就说了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摔门出来了。随后,田晓蕊就把早点扔了出来。事情大概就是这个过程。”任红玉说:“这事情让你搞乱了,也是你俩都老大不说田晓蕊,也看看她是啥想法,若是我说她也不听呢,大概你俩可能是真的没戏了。”

  我说:“那这事情就拜托你了。”任红玉笑着说:“咱们是老乡,我不帮你们谁帮你们呢。行与不行,这两天我给你回话。”我说:“那太谢谢你了。”任红玉说:“你跟我还客气。”任红玉从大石头上下来说:“走吧,回宿舍去吧。”我说:“好吧。”俩人朝宿舍楼走去。此刻路上回宿舍的人已经很多了。宿舍楼下跟任红玉分手,任红玉嘱咐我说:“有事情说事情,以后可别那么冲动,等我看看田晓蕊怎么说这件事。再跟你说。”我说:“好的,再见,任姐。”任红玉说:“嗯,再见。”俩人各自上男、女生宿舍楼。

  吃完晚饭后。我跟沈哲、小邸等几名同学去教室上晚自习。时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