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82(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4年10月5日早上,江上轮船的汽笛声唤醒了睡梦中的我,睁开眼睛已经是早上七点了。连续几天的旅游大家已经是很疲劳了。经过昨天晚上一夜的休整,身体又充满了活力。伸个懒腰,打个哈欠,撩起被子去卫生间盥洗。我盥洗结束后,发现陈蜀山已经起来了。他跑到楼道中咣咣咣敲打307和309房间的门,听到房间里有回应的声音,这才跑回我们的房间。一进房间,陈蜀山笑着说:“我把她们都喊起来了。”陈蜀山去卫生间盥洗,我则开始收拾行囊。

  这时候刘月晓、王小琴俩人从外面走进了。一进门,刘月晓就喊:“陈蜀山呢,今天他可精神了,本想今天没啥事睡个懒觉,被他咣咣咣一顿砸门给弄醒了。”王小琴发现房间里没有陈蜀山,就问我:“陈蜀山呢。”我用手一指盥洗室说:“那里呢。”王:“哦。”走到盥洗室门前,咣咣咣敲了三下门。敲完门,王:“我也去收拾行李了。”临出门,也不忘再给盥洗室的门上砸上几拳。陈蜀山在盥洗室里面喊:“还能不能一起快乐的玩耍了。”此时笑声从对面两个房间传出来。

  我打开电视机,看新闻。时间不大,陈蜀山也从盥洗室出来,他也开始收拾行李。早上7时50分余金玲背着包在外面喊:“咱们走了。”我关了电视,跟蜀山一起出了房间的门。此刻余金玲已经喊来了三楼的服务员。服务员对我们住过的三个房间查了床。告诉余金玲说:“你们可以到总台去结账了。”余金玲说:“好的,您忙着,我们走了。”三楼服务员客气的说:“欢迎以后再次光临。”

  下到一楼总服务台。余金玲掏出押金票,田晓蕊、王小琴和我把房卡交给总服务台。总台服务员结算了住宿费,退还给余金玲700元押金。退了房后,几人走出中原会馆的门厅。出了门,看不到太阳,今天是个阴天。本来就不辨东西南北,加上阴天。我就更辨不出方向了。余金玲说:“咱们先到火车站附近吃点饭吧。”陈蜀山说:“吃些什么呢。”余金玲说:“火车站附近有家黑芝麻糊店,除了黑芝麻糊还有烧饼、油饼、油条、馄饨、胡辣汤等。”刘月晓说:“来趟渝州不容易,今天的早点应该吃点渝州特色的东西。”余金玲说:“黑芝麻糊和老八馄饨都是很有渝州特色的食品。值得品尝。”王:“那咱们还等啥呢,走吧。”陈蜀山说:“好,走吧。”领着一行人朝火车站方向走去。

  陈蜀山把大家领到了渝中小吃部,余金玲、陈蜀山、俩人点了馄饨、小笼包。刘月晓、徐春梅、田晓蕊和我每人点了一碗黑芝麻糊和两块油炸糕。小吃上饭很快。大家吃的也快,时间不大,大家就吃罢了早饭。余金玲去结账,我们则先走出了:“黑芝麻糊的香气太浓郁了,我都感觉有些发晕了。”王:“油炸糕很好吃,我喜欢那种焦脆香甜的味道。”田晓蕊说:“再续你感觉怎样呢。”我说:“我从小就喜欢吃黑芝麻糊,油炸糕我们那里叫油炸鬼。我也很喜欢吃。”田晓蕊说:“我也喜欢吃,不过我更喜欢咱老家那边的油茶面就切糕吃。”我说:“那东西好像已经绝迹了。小时候吃起来,那感觉真让人回味无穷啊。现在想起来,还口中生津液呢。”刘月晓说:“多大了,越长越出息了吧。”我说:“想吃就是想吃了,干嘛非要说谎话呢。”王:“我赞赏一切说真话,敢作敢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