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81(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4年10月4日渝州市两江路渣渣火锅店,余金玲我们七人边闲聊边看窗外的渝州市街景。夜幕即将来临,人来车往的两江路上车水马龙,人行道上行人或是匆匆赶路,或是悠闲的漫步。牵狗遛弯的少妇,红色衣裙被江风吹起,少妇慌忙撒了牵狗的手去扯住裙摆,那一种羞涩的笑容,让人难以忘怀。街边几位老人在一起玩着纸牌,周围围了一圈人观看,不时的有人喊:“这牌出的臭。”远处街口传来了黑芝麻糊的吆喝声:“黑芝麻糊了。”

  我对陈蜀山说:“看起来渝州人的生活方式就是:抱着随心所欲的生活态度,过随遇而安的生活。”陈蜀山说:“也不完全对,渝州人放慢了生活节奏,大家日子过得都很安逸。”徐春梅说:“今日看来,川渝人会享受生活,这是不争的事实了。”王小琴说:“川渝人会享受不假,但是你看过抗日战争片子大会战吗,那里有川军出川抗日的镜头,川渝人也付得出辛苦和生命,打仗不怕死。”几人闲聊的空儿,一位男服务生端着老式的黄铜火锅上来,铜火锅里面兑好了锅底佐料的水已经滚开了。又有一位女服务员推着小轱辘送菜车上来,把蘸料放在每一位顾客的桌前,又把菜肴一一摆在餐桌上。女服务员说:“诸位同学,你们的菜都上齐了,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余金玲说:“有菜无酒没意思,然而一会儿咱们要去南山观看渝州夜景,大家不可多喝酒。我看这样吧,咱们每人一瓶啤酒,大家谁都不可多喝怎么样。”喜欢喝酒的刘月晓说:“一瓶啤酒哪里够喝呀,我看咱们先来瓶当地白酒。然后再喝瓶啤酒解渴才爽呢。”蜀山说:“我看让他们喝啤酒,咱俩喝白酒咋样,月姐。”刘月晓说:“行。再续你喝啥呢。”我说:“你俩喝白酒吧,我喝瓶啤酒解解渴就行了。”陈蜀山对女服务员说:“拿七瓶啤酒。一瓶你们当地的白酒。”小女服务生说:“我们这号称南方酒乡,白酒和啤酒的种类都很多,你要什么白酒和啤酒呢。”陈蜀山想了想说:“白酒拿建州春,啤酒拿渝雪啤酒。”小服务员答应一声:“好,马上就来。”

  大家兑小料的空儿,服务生把白酒和啤酒上来。小服务员先将白酒打开,手里拿着白酒瓶说:“给谁呢。”陈蜀山说:“把白酒递给我。”小服务把白酒瓶递给陈蜀山,陈蜀山给月姐和他自己倒上白酒。余金玲让小服务员先开了五瓶啤酒。分别递给我们五人,大家也各自倒上啤酒。王小琴见火锅里面的水哗哗的开着,忙往锅里面下了一盘子羊肉片。锅里放入凉肉后,水马上就不往外翻了。

  余金玲端起酒杯,环顾大家说:“无酒不成席,酒醉耽误事儿。一会儿上山,大家都少喝点酒,特别是蜀山你。”陈蜀山一愣,马上笑脸相迎说:“遵从领导指示。”余金玲说:“咱们共同举杯,开喝开吃。”一行人都说:“好。”喝完啤酒放下杯。倒上啤酒去捞肉,沾沾佐料放嘴中,嚼来嚼去有些老。我对身边的田晓蕊说:“肉有些老了。”田晓蕊笑着说:“我给你示范一下。”田晓蕊用筷子从羊肉盘子里面夹了两片羊肉。在火锅里面左一晃,又一荡,将涮好肉片放到我的盘子中。田晓蕊对我说:“你尝尝我涮的。”我夹起来,放到嘴里,果然味道鲜美。

  余金玲把黑、白毛肚放到锅里面,对大家说:“我们蜀人最爱吃涮肚丝,你们也尝尝。”徐春梅不善于吃麻辣的,她自己只是涮了些油炸豆皮,还有一些青菜。

  推杯换盏。以吃菜为主,余金玲一再提醒蜀山和月晓俩人。少喝酒多吃菜。啤酒白酒即将喝完,余金玲要了两份杂面。每人又要了块驴肉火烧。大家酒足饭饱之后,余金玲去前台结账。大家出渣渣火锅店,在路旁等候余金玲算账出来。

  此刻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夜行的车辆都开启了的车灯,马路上的灯也亮了起来,一直通向远方。遥望山城此刻已经是万家灯火,仔细听随江风飘来的还有轮船汽笛的声音。

  两江路上,陈蜀山打了两辆出租车,陈蜀山上第一辆,跟王小琴和刘月晓乘一车。田晓蕊、徐春梅和我坐第二辆车后排,前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