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79(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4年10月4日早晨6时起来,盥洗、收拾行装。6时30分大家下到一楼中厅吃早餐,早餐就是余金玲昨天说的豆腐脑、炸油饼。豆腐脑卤水点的,切的是葱花、青辣椒、萝卜咸菜丁调味。余金虎陪着大家吃早餐,一桌八人席间话不多说,大家都闷头吃早点。余金玲的母亲则在一旁看着说:“顺口不顺口的,都多吃点,大长的天。”这时候田晓蕊已经吃完了一碗,余金玲的母亲说:“闺女,我再给你盛一碗。”田晓蕊说:“大妈,我吃好了。”余金玲的母亲说:“不对口味吧。”余金玲的母亲说:“味道挺好的,这是我第一次吃到这么好的豆腐脑。”6时50分大家都吃完了早餐,余金虎在中厅里说:“我先车,你们先收拾收拾,一会儿咱就出发。”余金玲说:“不着急呢,八点咱们准时到达东边眉仁公路上就行了。”

  我们从二楼取下来行李,将行李和背包都先放到余金虎的三马子车上。余金玲的父亲和母亲顾不上吃早餐,忙着给余金玲装土特产品。说不尽的离别话,诉不尽离别意。七点半余金玲的母亲开始催促说:“快走吧,耽误了车可不好。”余金虎把三轮车发动起来,开出院子,停到了大门口。我和陈蜀山先在下面扶着女生们上了三马子车,然后我俩也从后边上了三马子车,余金玲仍然坐在车头副驾驶的位置。喇叭鸣响,余金玲摆手跟余金玲的父母、嫂子和:“大伯、大妈你们快回去吧。”余金玲的父母说:“路上都慢着点。”余金玲的:“跟姑姑再见。”余金玲的小侄儿挥着小手喊:“姑姑再见。”余金玲挥手喊:“小虎,再见。”

  三马子车发动了,开始走了起来。望着余家人渐渐远去的身影,我知道也许我们再也没有机会来川西这个偏僻的农村来了。但是这里美好的环境,美丽的自然风光和厚道的人情事故。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车在山路上颠簸、路在蜿蜒中伸向远方。出村后,三马子车加快了速度,原始的自然村落在向后迅速的退去。两边的树木、竹林渐渐远去,坐在车头副驾驶位置上的余金玲说:“就要上眉仁公路了,我都能看到了。”

  余金虎把三马子车停到了快上眉仁公路的乡村土路上。陈蜀山先跳下车,随后我也跳下了车,把行李和背包女生们从车上递下来,然后把女生们一个个从三马子车上扶下来了,唯一不用扶着下来的就是刘月晓,她是紧跟着我跳下来的。最后下来的是田晓蕊。是我把她从车上扶下来的。下到地上,田晓蕊的脚一沉,我赶忙扶住她的胳膊,忙问:“怎么了,晓蕊。”田晓蕊用右手捶着右腿腿说:“呦呦呦,腿麻了。”我说:“没事儿,我先扶着你溜两圈就好了。”

  刘月晓、王小琴、徐春梅已经过到眉仁公路东侧去了,看田晓蕊腿麻了,刘月晓有迅速的跑了回来。她跟我一起架着田晓蕊在路边溜达了两圈。待晓蕊说:“没事儿了,我自己走走。”田晓蕊踢了踢腿,又走了几步说:“没事儿了。”这我们才拎起东西走过公路去,跟我们一起过公路的还有余金虎和余金玲他俩。他俩是第二次过来取行李包裹的。过来公路,余金虎放下行李,听余金玲跟她哥说:“哥你回去吧,一会儿你不还要去鱼塘吗。”余金虎说:“我要看着你们上车。”余金玲说:“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