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78(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4年10月3日晚,余金虎领着我们几名学生从黑龙滩水库走到村口的时候,正赶上余金玲领着小侄儿小虎从家里走出来。看我们都回来了,余金玲说:“哎呀,你们一去就是那么久。现在都晚上八点多了,我在家都等着急了。”陈蜀山笑着说:“我们这一大群人,也丢不了,你就瞎操心。”余金玲说:“我们还没有计划好明天的行程呢,你说我能不着急吗。”陈蜀山大包大揽的说:“没事儿,不是还有我呢吗。”余金玲这才神情缓解下来对大家说:“走吧,咱们回家吧。”我们跟随余金玲回到余金玲的家中,余金玲的父亲、母亲和嫂子正在中堂看电视。见到我们都回来了,余金玲的父母和大嫂也站起来。余金玲的父亲说:“都回来了,快坐下看会电视吧,咱这乡下文艺活动少,不比大城市,夜生活丰富。”陈蜀山说:“伯父,你们看你们的吧,我们几个还要去楼上计划一下明天的行程。”余金玲的母亲说:“这还咋说走就走了呢。”余金玲说:“妈,我们不是还要去渝州吗,再住一宿就赶不上了。”余金玲的嫂子说:“这才刚到家,板凳还没坐热乎你,你们就要走了,咋那么着急呢。”余金玲的父亲说:“既然孩子们要走,就让他们走吧,到外面见见世面好。”

  余金玲说:“爹、妈,那明天一早我们就走了。”余金玲的母亲问:“明天你们做那趟车走啊。”余金玲说:“上午两趟媚山发往渝州的,都从东边公路上过,尽量做早班车。”余金玲的母亲说:“出门宜早不宜迟,明天早上你们想吃点啥,大妈明天早上就给你们做点啥吃。”陈蜀山说:“我们几个好说,吃啥都行。”余金玲看着她妈说:“那就吃豆腐脑,炸油饼吧。”听了余金玲说吃豆腐脑,余金玲的母亲说:“那我赶紧把黄豆泡上,明天早上好上磨。”余金玲说:“爹、妈、哥、嫂子,你们先忙着,我们先上去了。”跟余金玲家人点头算是告别,我们走上二楼。

  余金玲把蜀山和我也唤到她们房间,这个房间的南边是一条大通铺,房间有三米三的宽,通铺就有三米三的长。这样一个大通铺,睡余金玲她们5人也不感觉的拥挤。余金玲说:“都坐下歇着吧,跑了一天的路了。”大家随意坐到板凳或是床上,陈蜀山问:“金玲,你把我和再续都喊过来,有啥事情吗。”余金玲说:“眼看假期过半了,咱们也要打道回府了。今天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