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71(1/2)

加入书签

  2044年10月2日五点多,余金玲、陈蜀山俩人领着我们五人穿过武侯祠门前的街道,向东来到与武侯祠仅有一墙之隔锦里西蜀文化街。锦里的门口栽着2棵几十年的大树,高大、绿意葱茏。穿过川西仿古建筑的大门,一眼就看见有“锦里”两个大字的古街平面示意图。余金玲说:“来趟蜀都,大家竟然忘了拍照了,此地最能体现蜀都特色,不如我们几人在此拍张合影如何。”刘月晓说:“好啊,大家站好,我请一位当地人跟给大家拍一张。”刘月晓最能张罗,正好一对年轻夫妇从我们身边经过。刘月晓上前微笑着说:“对不起,打扰一下,您二位能给我们拍张合影吗。”年轻的白衣红裙妇女笑容可掬的说:“当然可以了。”

  刘月晓将自己的手机递给穿白衣服红裙的年轻少妇,从刘月晓手中接过刘月晓的手机。刘月晓迅速的走到我们中间,刘月晓、王小琴和徐春梅三人站在前排,余金玲、陈蜀山、田晓蕊和我四人站后排。我们身后就是锦里古街仿古建筑的大门。年轻少妇轻声说:“别动,看这里,喊茄子。”七人嘴角微动,轻声喊:“茄子。”少妇手指轻轻按动快门两下,走过来将手机递给刘月晓。刘月晓说:“谢谢。”白衣红裙少妇说:“不客气,再见。”刘月晓挥手说:“再见。”目送两位好心人离开。合影照拍完之后,刘月晓用手机又单独给我们几人分别照了一张照片,在我和田晓蕊拉手的瞬间,刘月晓抢拍了张照片。刘月晓拿着手机走过来,找到刚才照的相片,给我们看。余金玲说:“看起来蛮清新自然的吗。”我说:“月姐这张照片晚上发给我。”月姐说:“好的。”田晓蕊说:“再续,你给我们姐五个拍张吧。”田晓蕊将她的手机递给我,接过手机。看她们五人正好在一个着话,抓拍了两张。

  田晓蕊说:“再续,你给我自己再拍照张。”我说:“行。”田晓蕊变换了一下角度,我为晓蕊又拍了两张单独的照片。我把我自己的手机递给田晓蕊,让她给我和蜀山单独拍张照片。田晓蕊接过手机,在高高的石牌坊前,我和陈蜀山昂首挺立,田晓蕊手指按动,拍了两张。我又让晓蕊单独为我拍了两张。余金玲说:“大家拍够了吗,拍够了咱们就往街里走了。”徐春梅说:“我和琴姐拍一张就好了。”刘月晓正给王小琴和徐春梅拍照呢。陈蜀山、余金玲、田晓蕊和我们四人开始向街里走去。

  踩着积淀着历史厚重的、凹凸不平的青石板继续向里走。经营“三国菜”的“三顾园”餐厅,漂亮的迎宾小姐微笑着面对每位游人;有中式庭院风格的“锦里客栈”,敞开的大门欢迎着络绎不绝尤其是旅游来此:“传说中锦里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有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今天的锦里依托蜀都武侯祠,以秦汉、三国精神为灵魂,明、清风貌作外表,川西民风、民俗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