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70(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4年10月2日下午4时许,余金玲、陈蜀山二人领着我们五人出了武侯祠后,朝刘湘墓走去。徐春梅问:“刘湘是谁。”陈蜀山说:“刘湘行伍出身,经过二刘战争后取得了川军统治地位,曾经任国民党巴蜀省主席、以及军界军长等川康要职,全面抗战爆发后,率领川军出川抗日,1938年1月20日旧病复发,死于武汉,临终时,曾经遗嘱勉励川军抗战到底,为民族争光,为巴蜀争光,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经过陈蜀山这一介绍,大家对刘湘其人有了粗浅的了解。徐春梅说:“原来是位杀敌卫国身先死的一位抗日英雄,值得我辈参拜。”

  说话间几人就进入了刘湘墓区,要说这刘湘墓区,跟武侯祠景区仅有一红墙之隔。刘湘墓园坐北朝南,现存主要建筑大门,三洞门、四方亭、荐馨殿、平台等数重,整齐地分布一条长达400多米的中轴线上。与周围高楼相映衬,刘湘墓区则苍松翠柏围绕中,显得非常优雅宁静。

  两侧的松树、柏树宛若守卫陵园的哨兵,为这位爱国抗日将军守卫着安宁。进入大门,穿过单洞门,走过三洞门,大家直抵这位将军长眠之地。就见一座高大的石碑,四方碑座,云龙纹碑顶,碑身上四个鎏金大字:刘湘之墓显得凝重、厚重,绕到碑身后面,上面写着将军的生平。石碑前面一张四足石质长方形供桌摆放祭品之用。

  石碑的后面是将军长眠之地,用长方形条石砌成。在墓室的后面是一堵高丈余,长数丈的影壁墙将墓区同其它区域隔离开了。陈蜀山提议说:“同学们,今天我们游览武侯祠景区,与抗日先人不期而遇于将军百年之后的墓地,我辈敬仰先生爱国、爱川的精神,故此我提议向刘湘先生三鞠躬。以表达我们的敬仰之意。”

  刘月晓说:“早闻川军有一位抗日将军,今日读将军碑文生平,感刘将军民族之气节,川军之气节,值得我辈尊敬,我完全赞同蜀山的提议。”陈蜀山、余金玲率先站到墓碑前,我们五人也站到蜀山、金玲身后,七人在将军墓前肃立。陈蜀山轻声喊:“向刘湘先生三鞠躬,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礼毕。”

  随着陈蜀山的喊声,七人弯腰鞠躬。礼毕后,陈蜀山说:“此时已经快五点了,锦里古街要开始热闹了,咱们赶紧去逛街吧。”一直没有说话田晓蕊说:“我早就饿了,咱们还是先找点吃的去吧。”我说:“你怎么不爱说话呢,原来是饿了啊。”田晓蕊说:“我饿的快没有力气了。”刘月晓说:“你让再续背着你呀。”田晓蕊说:“再续,我走不动了,你背我一段吧。”

  我伏下身子说:“你上来吧。我背你。”田晓蕊双臂往我的肩膀上一搭,揽住了我的脖子,身子往我身上以趴,我搬起田晓蕊的两条大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