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69(1/2)

加入书签

  2044年10月2日下午,一觉醒来不辨晨昏,看看手机刚好下午2时。趁着同行者还没有起来,先给我娘编辑一条短信:父母均安,儿已经平安到达蜀都,勿念。检查无误,按发送键发出。时隔十秒钟,我娘短信发回:息儿平安抵达蜀都,出游之余不忘安全第一,父母均安好,勿牵挂。报了平安后,心里踏实多了。起来盥洗,蜀山睁开睡眼,迷迷糊糊的说:“再续,几点了。”我说:“快起来吧,两点多了。”陈蜀山说:“不着急,再睡一会儿。到了蜀都就要过一下蜀都人安逸休闲的生活。”我笑着说:“蜀人安逸,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看来你们当之无愧啊。”俩人正在房间里说笑,听到门外敲门之声,咚咚咚作响。刘月晓的声音传来:“再续,起床了。”我答应一声:“已经起来了。”听到刘月晓又去敲余金玲她们的门,后又听到余金玲她们开门之声,知道大家都已经起来了。这时候,陈蜀山也从床上爬起来,开始穿衣服。

  收拾利索,几人房门外集合,锁门乘电梯下楼。出18客栈,沿着紫藤路东去到少陵路十字路口北行,等公交车。大约等了5分钟的样子,一辆57路公交车开过来,少陵路口站停了下来。先下后上,余金玲唤六人上车。此时正值旅游高峰期的高峰时段,特别是这趟开往武侯祠的加长公交车上,从中门上来,几人前后前后找座位坐下,我和田晓蕊坐到了最后排高座上。

  田晓蕊牵着我的手说:“还是坐大公交车,视野宽阔啊。”我看着晓蕊说:“是啊,蜀都这座旅游城市不但硬件设施完备,而且软件配套也很好。蜀都人的文明素养非常好,对待外地人很友善。”田晓蕊说:“我也有同感啊。”身旁一位长发少妇插言说:“听你们的口音是东北人。”田晓蕊笑着说:“你是怎么知道的。”少妇说:“我在北平上的大学。上学时候曾经到东北各地旅游,听你们的口音是辽西一带的人。”田晓蕊说:“我们俩都是辽西人。”少妇问:“你们是来旅游的。”田晓蕊说:“是啊,借十月一假期,来川渝旅游,今天想去拜拜武侯祠。”少妇说:“到蜀都旅游,一大亮点就是品三国文化遗风。蜀汉定都蜀都,留下了很多名胜古迹。其中又以武侯祠为重点中的重点,亮点中的明珠,值得一看。拜武侯、逛锦里、吃:“谢谢大姐提醒。不过我还想问到武侯祠还有几站下车啊。”少妇说:“没多远了,还有4站地吧。到时候车上自动报站名,你们到武侯祠站下车就行了。”田晓蕊含笑说:“谢谢了。”少妇陪笑说:“不客气。”

  俩人浏览蜀都市南区街边风景,说话聊天间,少妇下车,一阵香风远去,留下阵阵幽香。我不禁说:“多好的一位女子啊。”田晓蕊有些醋意大发,掐了我大腿一把说:“你跟她去吧。”我无言以对,轻声喊:“疼。”陈蜀山解围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刘月晓则起哄说:“踩地雷了吧。”余金玲笑着说:“川渝出美女。再续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