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67(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4年10月2日晨,车过绵阳后,因为车上闹小偷儿,大家睡意全无,相反我却可以抽空休息会儿了。闭着眼睛听徐春梅他们几位同行的同学闲聊。徐春梅说:“今天晚上的事儿多亏了余姐了,否则后果真的不敢想象。”余金玲笑着说:“当时我啥也没想,就想先把你换出来,毕竟我练过。”田晓蕊说:“当时把我都吓蒙圈了,手和脚都不服我使唤了。”王小琴说:“别说是你,陈蜀山和再续俩大男人都束手无策了,何况你一个小女生呢。我当时也蒙了,还就是咱们余姐智勇双全,才抓住了两个小偷儿。”陈蜀山则说:“看起来还是武警大校的学生比咱们普通院校的学生厉害呀,受过专业训练跟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从各方面的素质上都能体现出来。”刘月晓说:“依着我这暴脾气,我真想把俩小偷儿臭揍一顿,谁让他们不务正业,祸害老百姓呢。”田晓蕊开玩笑的说:“当时咋没见你上呢。”刘月晓说:“他们手中有凶器,我们手中啥都没有,上去不是以卵击石吗。”

  余金玲说:“月姐说的有一定的道理,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最重要的是别以身犯险,然后再找机会救助别人。面对强大匪徒,从心理上我们不能惧怕他们,因为他们不是正义的,正义的在我们这边儿。既要勇于同犯罪分子作斗争,又要讲究策略。我上去,是因为我看出两个小偷轻视我是个女生了,所以我能找机会控制其中的一个歹徒。”陈蜀山说:“看到你被歹徒所控制,我心都悬到嗓子眼了来了。感谢上天,还好没有发生危险。”王小琴笑着说:“余姐,比你们俩大老爷们强多了。”我伸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说:“跟余姐一比,真让我们俩汗颜啊。”转向车窗外,发现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我大声的说:“一夜的火车终于要熬过去了。”田晓蕊说:“再续,困了你就再睡会儿,到蜀都还有一段路程呢。”我说:“车要到啥地方了。”余金玲说:“车要到德刚站了。”我说:“还有几站到蜀都站。”余金玲说:“过了德刚,下站就是蜀都东站,我们在蜀都东站下车。”我说:“哦,那也快了啊。”余金玲说:“是啊,快了。”

  王小琴说:“早餐咱们怎么解决呢。”陈蜀山说:“忍一会儿,咱们蜀都吃小吃去了。”徐春梅忘了刚才路途上的惊恐,提起吃小吃有开心起来了。徐春梅问:“蜀都都有哪些特色小吃呢。”

  陈蜀山说:“蜀都的小吃源远流长,川文化厚重,品种繁多,各具特色。要说蜀都的小吃品种能有上百种,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