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64(1/2)

加入书签

  我走到刘月晓身边,对刘月晓说:“月姐,你歇会儿,看我玩几把。本文由  ”月姐站起身,不情愿的说:“就会欺负我。”站在小餐桌的前边看我们六人玩擦娘子。我上来后的第一把,我跟陈蜀山齐心合力,打了个平牌。第二把,我说:“琴姐,只要你先走,我俩保准给你抓一个人。”受到我的激将法,第二把王小琴果然跑了头皇上,我和陈蜀山齐心合力抓住了余金玲。田晓蕊、徐春梅和余金玲三人第二次挨打,陈蜀山笑着说:“我要报仇了,快把手伸过来。”徐春梅说:“哈哈,不玩了,最后一把不算了。”田晓蕊看看手机说:“一点多了,看乘客们都要睡觉了,咱们也吃点东西休息吧。”余金玲说:“嗯,把扑克收拾起来,吃饭了。”陈蜀山笑着说:“赖皮,暂且饶过你一次吧。”

  刘月晓从她的背包里面拿出面包、火腿肠和矿泉水,陈蜀山从他们背包里拿出猪肝午餐肉、牛肉午餐肉、沙丁鱼罐头三盒,又拿出白酒一瓶,啤酒几桶。余金玲说:“火车上这几顿饭咱就凑合着了,等到蜀都咱们再好好的搓一顿。”刘月晓说:“说实话,这旅游啊,就是遭罪,吃吃不好,睡睡不好。”王:“那你怎么还出来玩呢。”刘月晓说:“这不是咱们几人出来玩有伴吗,若是没有伴,我是不出来的。”余金玲说:“有朋友相伴是快乐的,跟相爱的人在一起是幸福的。”徐春梅说:“看起来只有余姐和陈哥是幸福的,我们其他人都是快乐的。”余金玲说:“那可说不准。”余金玲边说边用眼睛瞄了一眼我和田晓蕊,徐春梅会意的说:“哦,看起来,再续哥也有意中人,并且他的意中人也在我们当中啊。”

  王:“傻丫头,别人都看出来了。就你没看出来呢。”徐春梅说:“哎呀呀,眼拙了、眼拙了。”刘月晓摆好了餐具,所谓餐具就是几双一次性筷子,陈蜀山、余金玲和我每人打开一盒罐头,陈蜀山从背包里掏出几个一次性纸杯放到桌子上,又打开白酒瓶的盖子,环顾大家说:“有谁喝点白酒啊。”田晓蕊等人均摇头说:“不喝了,不喝了。”陈蜀山说:“你们几位女士既然不喝白酒,那每人来罐啤酒吧,再续咱哥俩来白酒。”我说:“我少喝点。你多喝点。”陈蜀山说:“行。”余金玲说:“这样好”余金玲递给每位女生一罐啤酒,当递到刘月晓跟前的时候,刘月晓说:“我不喝啤酒,我再续他们喝点白酒。”余金玲说:“月姐你自便。”

  白酒三人蜀山、月姐和我每人倒上半杯酒,四罐啤酒也打开,田晓蕊、徐春梅、王:“没喝酒吃饭前,我先说一下,这次出游,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