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63(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4年10月1日火车开出滨河市火车站,刘月晓操持大家擦娘子,两幅新开封的扑克,刘月晓挑出两张白牌,在火车两排大座间的。刘月晓说:“都谁玩啊。”我笑着说:“就你们六个人玩吧,我在一旁看着。”徐春梅说:“再续哥,你给我看着,我不咋会玩。”我说:“好的。”刘月晓说:“你看牌,只允许看一家的不许看两家的牌。”我说:“行。”余金玲说:“还抽同伙吗。”王:“那多麻烦,就按照现在坐的位置玩吧。”田晓蕊说:“行。”

  两组人田晓蕊、徐春梅、余金玲三人一组,另外一组是陈蜀山、刘月晓和王小琴。刘月晓开牌,掀开搬开的第一张,是张红桃6。徐春梅抓第一张,王小琴抓第二张。。。第一圈牌抓完后,田晓蕊抓到了已经亮开的红桃6。。。刘月晓抓最后一张牌。田晓蕊发牌,单4。刘月晓跟牌单6。。。第一把,陈蜀山走了头皇上,徐春梅被抓。春梅埋怨我说:“再续,你咋不帮我呢。”我笑着说:“抓了手糟糕的牌,怎么帮你也是徒劳的。”刘月晓说:“金玲,把手伸过来,指着鼻子。”余金玲也不耍赖,递过去右手,左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刘月晓看着余金玲的耳朵喊:“鼻子。”余金玲以为刘月晓喊耳朵,手指头挪动到耳朵处,又迅速返回到鼻子处。刘月晓喊:“眼睛。”这次余金玲虽然慢了半拍,还是指导了眼睛处。田晓蕊讲情说:“虽然慢了点,算是过关吧。”刘月晓说:“好,算你过关了。”放开余金玲的右手。

  王:“晓蕊,该你了。”田晓蕊主动递过右手,左手指着鼻子说:“琴姐,手下留情。”王:“好的。”王:“嘴。”这样明显就给了田晓蕊缓冲的时间了。田晓蕊手往下麻利的一指。王:“算你过关了。”田晓蕊说:“谢谢,琴姐手下留情。”王话。陈蜀山说:“不来这样作弊的。”

  不等陈蜀山说话,徐春梅已经把小白手递到陈蜀山的面前,陈蜀山喊了声:“鼻子。”的同时,用手拍打了一下徐春梅的白手,打的徐春梅一咧嘴,嘴里喊:“疼。”指着鼻子的左手已经离开了鼻子的位置,跑到了左腮上去了,又迅速的返回来。刘月晓说:“算过关吧。”陈蜀山说:“不能算,再打一次。”陈蜀山看着嘴喊:“耳朵。”徐春梅的手已经跑到了嘴上去了。等指向耳朵的时候,已经又慢了半拍。陈蜀山说:“不算过关,接着打。”第三次陈蜀山喊:“鼻子。”徐春梅没有动,算是过关了。挨了打的徐春梅说:“姐妹们,挣把气,这次让他们挨打。”余金玲说:“咱们集中优势兵力,专门打陈蜀山。”田晓蕊说:“好,一切听你指挥。”徐春梅说:“月姐。”刘月晓一抬眼睛,跟徐春梅的眼神碰到一起。我看到她俩眼神相遇的时候,俩人会心的笑了。

  再次抓牌完牌后,徐春梅牌,转了两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