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61(1/2)

加入书签

  一个人回到宿舍,酒力作用下昏昏欲睡。不记得是怎么去的三楼盥洗室盥洗的,也不知道是怎么爬上的床铺,呼呼的大睡起来了。一阵优美的手机铃声,把我从睡梦中叫醒。我拿起手机,看是田晓蕊打过来的,手指一划接通了。田晓蕊电话里说:“醒了吗,再续。”我说:“你若是不叫我,我还睡呢。”田晓蕊说:“快起来吧,都七点多了,刚才月姐打电话,唤咱们一起去北门口吃饭。”我说:“好,马上起来。”田晓蕊说:“起来,别忘了背着笔记本。”我说:“好的。”田晓蕊说:“先挂了,十五分钟后楼下见。”我说:“行,一会儿见。”挂了电话。

  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下床去盥洗,回来后将电脑装进电脑包,又将电脑包装进了背包里面,穿好旅游鞋,锁门下楼。当我来到12号、11号宿舍楼东口的时候,看到田晓蕊、刘月晓和徐春梅已经等候在树荫里了。月姐老远就喊:“再续,咋跟大姑娘上轿似的,这么慢啊。”我快步走到她们三人面前,笑着说:“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徐春梅说:“反正时间还充裕,咱们先吃早点去吧。”我说:“那就快走吧。”四人朝学校北门口走去。

  十月的早晨,秋高气爽,枫叶正红。从宿舍楼到北门口的大道两侧,秋意正浓。杨柳树的叶子开始变黄了,枫树、火炬树的叶子开始变红了,晨风吹过,偶然会有落叶飘飘飞落,脚下不时的能踩到片片金黄的落叶。徐春梅兴奋的说:“我除了老家,就到过滨河市,此次能跟师哥、师姐一起同游川渝,我很高兴啊。这是我第一次出游呢。”田晓蕊说:“趁着大学期间的假期,到全国各地走走有好处。不但开阔了眼界,还能长很多的见识。”我说:“古人说的好,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读书能长学问,行路能长见识。学识、学识就是这个道理。”

  四人边走边聊,就来到了航校门前的小吃摊位前。在这些小吃摊位前,我和父母去年此时吃过好几顿饭。每当我路过航校门前,就能想起父母送我上学的情景。刘月晓问:“再续,你吃啥。今天月姐我请你们吃早餐。”我从思绪中走出来,笑着说:“月姐请吃,我一定吃最好的。”月姐说:“你爱吃啥就吃啥。”我说:“那就来一块肉夹馍,再来一份黑米粥。”刘月晓说:“行,晓蕊、春梅你俩吃啥。”

  田晓蕊说:“我来块,白吉馍,也来份黑米粥。”徐春梅说:“我跟再续哥吃一样的。”年轻的女摊贩,手脚麻利的将四份粥递给了刘月晓,刘月晓把粥分别发放给我们三人。两块肉夹馍、两块白吉馍。分别装在塑料袋里面,女摊贩收了月姐的钱,将四块馍递给了月姐。月姐把一块肉夹馍递给了我,另一块递给徐春梅。一块白吉馍递给晓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