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59(1/2)

加入书签

  徐春梅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母亲是汉族人,我父亲也是汉族人,但是我父亲有一半俄罗斯族血统。”余金玲说:“怪不得妹子看起来眼睛发黄,头发根有些卷曲呢,很特殊也很漂亮啊。”徐春梅有些不开心的样子说:“快别说了,我最烦恼的就是我的头发总需要去拉直,否则就会乱蓬蓬的。”我说:“春梅也不要为此烦恼,换一个角度来看,这是你区别于别人的特点,是上天赋予你的唯一,我感到很漂亮、很美丽。若是妹子能这么想,你就不会为此而烦闷了。”徐春梅笑笑说:“谢谢再续哥哥的开导。”

  田晓蕊插言说:“大家先别聊了,咱们先研究研究今天晚上吃点啥吧。”我看了看陈蜀山说:“大哥,想吃点啥呢。”陈蜀山说:“吃啥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跟谁一起吃。咱们好久都没见面了,今天吃啥、喝啥都高兴,我点菜最没有拿手了,还是让几位女士看着点吧。”我又转向余金玲说:“金玲你点。”这时候,田晓蕊已经喊进来了服务生,服务生把菜单递给余金玲。

  余金玲笑着说:“那我可就当仁不让了。”余金玲接过来制式菜单,用圆珠笔在菜单上划着,边划边念叨着说:“两份羔羊肉、两份高钙、三份精品肥牛。:“来盘虾滑,再来份羊血。”刘月晓也没看菜单,直接告诉余金玲说:“我看来份毛肚,再来份白萝卜片可好。”我微笑的看着大家说:“这样好,咱们点,让余金玲来划。”

  田晓蕊冲着徐春梅笑着说:“:“来点青菜吧。”田晓蕊说:“看看都有啥青菜啊。”余金玲说:“有大白菜、有菠菜,还有木耳、海带扣。”徐春梅说:“那就一份大白菜、一份菠菜吧。”服务生推荐说:“有土豆片,还有宽粉,要吗。”田晓蕊说:“不喜欢吃那东西。”我说:“你喜欢吃啥。就点点啥。”田晓蕊笑着说:“有生冬瓜片和地瓜片吗。”服务生说:“这个还真有。”余金玲说:“好,已经画上了。”蜀山说:“来两份压桌子菜。”服务生问:“先生,你要什么菜。”

  蜀山说:“来一个青萝卜皮拌花生米,用虾油拌,再来一份酱牛肉。”我问服务生说:“有没有羊骨髓和羊宝啊。”服务生说:“对不起,先生,这两样已经售完了。”蜀山说:“先吃着,不够咱们再要。”王:“是啊,剩下了浪费,今天咱们也来个光盘儿行动。”田晓蕊说:“那就先吃着看吧。”

  服务生弯腰说:“请问锅底你们都要啥的。小料都需要啥的。”

  半天没发表意见的刘月晓说:“我来麻辣的。”余金玲说:“我俩当然要麻辣的。”我说:“我要微辣的。”田晓蕊、王:“我俩也要微辣的。”徐春梅说:“我要清汤的。”服务生说:“三个麻辣、三个微辣、一个清汤的,:“麻酱、海鲜料还有蒜蓉三种。”

  徐春梅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