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58(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4年9月30日5点30分,田晓蕊和我已经坐到了鲁西肥牛香山厅的餐桌旁了。附近大学里打工的服务生上来问:“先生,你们几位。”我说:“大概七位吧。”服务生收去多余的餐具,站在门边问:“点菜吗。”田晓蕊说:“一会儿吧,我们人还没到齐呢。”服务生把酸梅汤送上来,放在餐桌上说:“你们请用,这是免费的,一会点菜了叫我。”田晓蕊微笑着说:“你先忙去吧。”

  我看着晓蕊说:“你给刘月晓打一下电话,看她俩来了没有。”田晓蕊乳白色手包中拿出手机,拨通了刘月晓的手机。田晓蕊说:“月姐,你俩到哪里了。”听刘月晓说:“就到门口了,哪个房间啊。”田晓蕊说:“香山厅。”刘月晓说:“好了,马上到。”田晓蕊挂了手机。我拿出手机拨通了余金玲的手机,我问:“金玲,你们到哪里了。”余金玲说:“我们也就要到了,在你们学校南门口堵车了。”我说:“哦,没事,晚上也不着急,我们等你们。”余金玲说:“嗯,好的,稍后见。”我挂了手机。

  这时候门外有服务生喊:“香山厅来客人了。”门推开了,走进来穿一身黑色运动背心裤衩的刘月晓和里面穿一件横格子黑白相间长裙,外罩白色小坎的徐春梅。这俩人刘月晓面色、肤色都稍黑,还穿了身黑色运动背心裤衩,整个人就像一朵黑色的玫瑰花。刘月晓个头比徐春梅稍微矮了些,身材比徐春梅稍微胖了些,身板子也比徐春梅壮了些。

  徐春梅看身材苗条,面色、肤色白皙,看身高也在167米左右,再加上今天穿了双白色帆布护士鞋,显得更加高挑了。刘月晓散发。徐春梅头发梳在脑后,俩人一样的青春,不一样的美丽,仿佛一黑一白两朵玫瑰悄然绽放。

  看到俩人进门,田晓蕊和我都站起身来。我说:“表现不错,准时到达,月姐、春梅你们俩快请坐吧。”刘月晓说:“早就盼着和你们团聚一次呢,还能来晚了。”月姐走到田晓蕊面前,抱住田晓蕊说:“晓蕊,我想死你了。”田晓蕊轻轻的拍了月姐的肩膀两下。笑着说:“呵呵,月姐,我也想你啊。快坐吧,月姐和春梅妹子。”徐春梅说:“再续,哥哥好,晓蕊姐姐好。”我说:“好,都是咱们辽西老乡,随便坐吧。”晓蕊说:“是啊,咱们都随便坐。”

  我做东。田晓蕊坐在我右手边,刘月晓挨着田晓蕊坐下,徐春梅则挨着刘月晓落座了。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来了月姐和春梅后。房间里立即热闹起来。女人到一起看穿衣,比漂亮,这大概是女人的天性。首先说话的是刘月晓,她总是给人没心没肺。热心肠的感觉。刘月晓说:“晓蕊,今天穿的咋这正规呢。”田晓蕊说:“我这不是没衣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