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49(1/2)

加入书签

  图书馆因为冬暖夏凉,备受同学们青睐。晚饭后来看书、写作业的人很多,经常是一座难求。在夏天最热的时候,更有甚者整天泡在图书馆,用书本占座。今天还好,田晓蕊我俩在靠近南门口处找到了两个座位,田晓蕊先做英语作业,我没事儿暂时找了本《水经注》翻看。等田晓蕊写完了英语作业,我就拿过来借鉴的抄作业。我这种抄作业的方法跟其他人抄作业方法不太一样。我所抄的都是我理解了的,已经会了的才抄,不会的则一定搞明白才抄呢。今天就两节英语课,做完了英语作业的晓蕊则找了一本沈从文的游记认真的研读了起来。看田晓蕊研究沈从文的作品,我笑着问:“啥时候开始研究游记了。”田晓蕊说:“我们不是又要出游了吗,我想以后把我们去过的地方也写成游记,留作纪念。”我说:“这个想法不错,最好每篇文章都配上图片,或是每张图片都配上适当的文字,这两种方式都很好的。”田晓蕊说:“是的,你的建议很好,这次咱们去蜀都、渝州一游,我一定写上两篇,你要多指导啊。”我说:“指导可不敢,你的文字水平比我还好呢。”田晓蕊说:“你就别谦虚了。”我笑着说:“我实话实说而已。”晓蕊说:“快写吧,时间不早了。”我说:“也快写完了。”

  两大篇英语练习题,完全抄完已经八点半多了。我收拾好教材、作业本和练习题,跟田晓蕊的放到一起,我说:“咱们走吧。”田晓蕊抱着我俩的书本,我提着那袋子香烛纸马,俩人出图书馆南门,朝龙子湖边走去。

  站在图书馆的二楼平台上,向南眺望。西南教学楼、宿舍楼方向灯火辉煌,向正南看那是一片湖区和湖边绿地。亮的地方是湖面,暗的地方是湖边绿地和树木。往东南看,是我们新闻学院,个别教室还亮着灯,大多数教室都黑灯了。夜风吹拂,浑沌了的脑袋被风吹清醒了。田晓蕊扯了扯我的胳膊说:“再续,我们去哪里呢。”我说:“按道理说因该在霍彩霞跳楼的地方烧或是在你们原来宿舍门前烧,但是我感觉在哪里烧人多嘴杂,说啥的都有影响不好。我看咱们就在龙之湖南岸找个僻静的地方烧烧就行了,这就是所谓心到神知的勾当了。”田晓蕊说:“反正我是一点都不懂。一切听你的。”我说:“小时候在老家看别人送过鬼,长大了跟老家叔伯二哥也送过一次鬼。”田晓蕊听说送鬼,她手把我的胳膊攥的死死,怯生生的问:“再续,你说真的有鬼吗。”我用右臂揽着田晓蕊的肩头说:“世上本没鬼,庸人自找之。”

  田晓蕊用她的粉拳捶我说:“你讨厌,真讨厌。”我拿开右手,用右手挡住田晓蕊的粉拳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