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48(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4年9月26日是星期四,下午两点上英语大课的时候,我发现李小刚、成青等五人也来上大课了。知道他们已经处理完了霍彩霞的后事,一场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校园悲剧算是告一段落。

  两节英语大课枯燥无味,坐在前排的总是那几个好学的,比如田晓蕊、李冬利等人,英语课经历多次改革后,已经成为了考查课,弱化了不少,相反国语、国学等传统的中华文化却越来越得到重视。英语大课后,同学们围住李小刚、成青等人打听送霍彩霞骨灰回家的事情。李小刚说:“昨天下午中,中巴车连夜把霍英宗老先生送到中原省的老家济源市,今天早晨把霍彩霞的骨灰安葬到霍彩霞家乡村北的黄土岭上后,两位老人就催促施主任赶紧带我们回学校上课,所以大家就依依不舍的跟两位老人告别回学校来了。”

  任红玉说:“两位老人,白发人送黑发人,伤心是在所难免的。”成青说:“过两天放假,不打算回家了,准备再霍老爹他们老两口。”宋华说:“不如以后咱们五人,每次假期都有一人去看望老人家可好。”李小刚说:“行,我看五人以后就轮流去霍姐家,替霍姐尽孝吧。”沈哲说:“有机会的话我也跟你们一起去。”

  悲剧已经落幕,生活依然要继续下去。日子又开始了简单的重复,上课、吃饭、做作业,查资料,锻炼身体,睡觉。英语大课后,是两节自由活动课,田晓蕊抱着书和作业本来到我的课桌边上,我收起作业本说:“有事吗。”田晓蕊说:“我心里压抑。想让你陪我去走走。”我收拾好作业本和书,对田晓蕊说:“好的,咱们走吧。”俩人一前一后出了教室。

  来到湖边,俩人边走边聊。我说:“晓蕊你怎么又压抑了呢。”田晓蕊说:“昨天晚上,我做梦梦到霍姐了。”我说:“我也梦到霍姐了。”田晓蕊说:“你梦到霍姐怎么了。”我就把我昨天梦到的霍彩霞情景跟田晓蕊复述了一遍,田晓蕊听了后有些难以置信的说:“咱俩的梦境差异太大了。”我问:“晓蕊,你梦到啥了。”

  田晓蕊说:“我梦到霍彩霞满上是血,跟我索命呢,吓得我从梦中惊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呢。”我说:“看起来这是心病啊,心病还要心来医。”田晓蕊说:“你快说怎么办吧。”我说:“同样一件事情,咱俩的梦境差异如此之大,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咱俩心里所想的事情不同造成的。我梦到霍姐是列入仙班去了,而你梦到的是霍姐被打入枉死城去了,来跟你索命。因此,不在乎有没有鬼怪,而在于你的心怎么想的。为了让你的心得以安宁,我看今天晚上我陪你给霍姐烧刀纸钱。你叨咕叨咕,或许就能好了。”

  田晓蕊说:“死马就当活马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