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40(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4年9月25日下午1时20分,中原省新闻传媒大学招待所小院内,两辆土黄色中巴车停泊在停车场上。还有两辆黑色小车也停靠在中巴车的旁边,一辆蓝色双排停放在轿车的东侧。当我们班的同学来到招待所院内的时候,我们发现沈哲、任红玉等人已经等候在招待所的树荫里了。墙边靠着两支花圈,其中一支花圈的缎带上写着:沉痛悼念霍彩霞同学,另一条缎带上写着:新闻传媒系44-01班全体同学敬挽。另一支花圈的缎带上写着:沉痛悼念霍彩霞同学,另一条缎带上写着:新闻传媒学院敬挽。这时候,学生会主席孙玉田、刘芳菲、贺迎新、葛红霞以及校团委等学生干部也带来了两支花圈。随后中原省传媒大学党委、校办公厅的代表也送来了两支花圈,招待所小院里立即乱乎了起来。

  下午1时30分,学校、院系的领导黄大河、孙院长、施主任,以及教导处王办事员,我们班的导员刘晓静等人陪同着霍彩霞的父母走出招待所大厅。李小刚、周庄和、成青、李茹和宋华五名同学抢步上前,五人咕咚、咕咚的跪倒在霍彩霞父母的身前。李小刚大声的说:“伯父、伯母,我们对不起你们啊,是我们害了霍姐啊。”周庄和等人附和说:“是啊,我们对不起您二老啊。”突发状况,搞的两位老人不知所错。旁边的刘导员赶紧介绍说:“就是这五名同学牵累了霍彩霞同学。”

  霍彩霞的父亲、母亲弯腰去搀扶这五名同学,霍彩霞的父亲说:“孩子们,都快起来,快起来。”李小刚说:“伯父、伯母,霍姐因为我们五人不幸身死,以后我们五人就是您二老的孩子,我们要象孝敬父母那样孝敬您二老,请二老接受我们这五个不懂得的孩子吧。”成青等人附和说:“是啊,接受我们吧,我们以后就象子女一样孝敬您二老,请您接受我们吧。”李小刚领着说:“爹、娘,我们给您叩头了。”五人咕咚、咕咚、咕咚磕了三个响头。

  老头、老太太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情绪,哭出声来。那里面有失女之痛,也有被这五名同学所说所做感动的成分。霍彩霞的父亲说:“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因为你们年轻,所以都有可能犯错误。人生中有些错误是可以犯的,有些错误犯了就再也没有改过的机会了。彩霞的死虽说跟你们有些联系,但是那都是外因。要怪就怪彩霞她意志力薄弱,不能明辨是非,不能正确的对待人生的挫折。这都是我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