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34(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4年9月20日21时50分,田晓蕊和我提着从帝都影院对面超市买来的一塑料袋食品,上了六楼小放映厅。凭票进入进入放映厅后,坐到了10排6号、8号座位上。我将塑料袋放到6号和8号座位之间的托架上,向四周观察。这是一座300多平米的小放映厅,墙壁上装有吸音板。房顶上装着冬暖夏凉的温度调节装置,虽然是外面是炎炎夏日,然而放映厅内去温度适宜,不冷不热。据田晓蕊说,整个帝都大厦采取的浅源热泵供暖降温技术,冬天不用燃煤供热,夏天不用空调降温,是安全环保、无污染的新能源推广技术。

  淡蓝色的沙发式靠椅能自动调节沙发靠背的角度,既可以坐着看,又能躺着看。环顾四周,看夜场电影人其实并不是很多,五六十位男女观众,零散的分布在放映厅的四面八方。虽然大家是凭票入场,但是座位选择则看观众喜欢,随便选择没人的座位坐就行了。随着放映铃声响了30秒钟,灯光关闭,放映厅内霎时间黑了下来。一束灯光打到面前的大屏幕上,音响声随即隆隆震响,大屏幕上出字幕《新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电影开演后,田晓蕊把装着食品的塑料袋打开,从里面拿出一袋话梅,取出一粒放到我嘴边说:“给你。”我侧身一看,田晓蕊正注视着我的眼睛,手中的话梅递到我的嘴边。我张开嘴,把话梅含到嘴中。酸酸的味道,让人津液满口。田晓蕊也拿了一粒话梅,含到嘴中,右手举着话梅袋,嘴里含混不清的说:“吃完了自己取啊。”

  爱情片最能撩拨少男少女的情怀,当剧中男女深情的拥抱亲吻的时候。田晓蕊悄悄的用手拽住了我的胳膊,俩人隔着扶手倚靠 在一起。悄悄环顾四周,黑漆漆的放映场内,为数不多的小脑袋目不转睛的看着大屏幕,四周偶然能听到女生说:“嗯,不嘛,别。”稍后听到搂抱的声音。

  第二场电影放的是最新翻拍的经典影片《巴黎圣母院》 恐怖惊悚,田晓蕊几乎是抱着我看的。当第三部电影放映《女生日记》放映上的时候,整个电影场上基本就没人看电影了,大多数人都睡着了。

  我不知道啥时候也睡着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的手右手正搂着田晓蕊睡呢。田晓蕊睡觉的样子很好,面色红润,还略带微笑。不知道是不是做美梦呢。

  9月21日早上6时 六部电影连播结束,唤醒了田晓蕊,俩人出帝都电影院。田晓蕊伸了个懒腰说:“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我拎着还没有吃完的食品,俩人边走边聊。我说:“昨天晚上你睡的可好。”田晓蕊微微一笑说:“我睡好不好,你还不知道啊。”我打趣的说:“看你睡的甜甜的,睡的真香啊。”

  田晓蕊说:“前两部电影还看了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