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26(1/2)

加入书签

  田晓蕊、徐春梅、刘芳菲和我四人走进餐厅,在靠近北侧饭口处找了张没有人的桌子,我把拉杆箱放到餐桌的北侧,田晓蕊把徐春梅的背包放到拉杆箱上。田晓蕊说:“小师妹,你就在这里看着东西吧,我们去给你买饭,你想吃点啥饭呀。”徐春梅说:“我吃啥都行,你们就看着买吧。”田晓蕊、刘芳菲和我去饭口买饭。

  因为我们几人来得稍微晚点了,饭口前几乎都没有啥人了。每人要了一份一荤一素、一份米饭,外带一碗清汤。田晓蕊刷了两份饭的卡,我端着两个托盘,快步走向徐春梅所在的餐桌。徐春梅看我端了两份饭菜走过来,赶忙走过来接过其中的一份。徐春梅和我隔着餐桌落座,刘芳菲、田晓蕊端着餐盘也先后走了过来。刘芳菲坐在我的西侧,田晓蕊坐在徐春梅的身边,跟刘芳菲坐对面。

  田晓蕊说:“也不知道你爱吃啥,我就按照我们的习惯,也给你买了一份炖肉和一份素炒土豆。”徐春梅说:“哦,蛮好了。”田晓蕊说:“好坏吃饱了,别饿着,一个人在外就得自己学会照顾自己。”徐春梅说:“嗯,谢谢田姐了。”田晓蕊说:“我们是老乡,说谢谢就见外了。以后有事情,大家要互相关照呢。”徐春梅说:“嗯,互相关照。”刘芳菲说:“快吃吧。”

  陪着三位美女吃饭,我话倒是很少了。大概是有田晓蕊在身边,我有些拘谨吧,这种拘谨让刘芳菲看出来了。 刘芳菲说:“今天咱们的大生活委员咋啥话都没有了呢。”我说:“食不言寝不语,古训这么说的。”刘芳菲说:“你还真能为自己辩解。”徐春梅打破了餐桌较为沉寂的局面,她说:“杨哥,你是辽西啥地方人。”我说:“我是辽西燕山市的人,你知道这个地方吗。”徐春梅说:“你们那里是国家特种钢生产基地,是钢铁大市,我早就有所耳闻,只是没有机会去过。”我说:“哦,以后有时间欢迎你到我们那里去玩。”徐春梅说:“好,我先谢谢你了。”田晓蕊说:“再续,红烧肉我吃不了,这两块给你吧。”

  田晓蕊把两块红烧肉夹到了我的餐盘里,我说:“给你点土豆丝吧。”田晓蕊说:“你快吃吧,我减肥了。”刘芳菲说:“再续、晓蕊你们俩听说了吗。”我说:“听说啥了,你就别卖关子了,大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