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19(1/2)

加入书签

  一座城市就好比一座座驿站,家就是驿站的中心。今夜田晓蕊即将和我一起踏上前往中原的列车,开始我们第二学期的大学生。2044年9月8日傍晚,当田晓蕊和从乐岛海洋公园游玩了一天回到她家的时候,她的父亲田叔叔和小妹田晓芳都已经回到家中。进了门,田晓蕊主动为我介绍她父亲。我说:“田叔叔好。”田叔叔说:“你们俩玩了一天也很累了吧,赶快坐下来歇着吧。”我说:“一点都不累,田叔叔您坐。”田晓芳则说:“杨大哥,你快坐下吧,我给你倒茶。”田晓芳是高二学生,今天本来不是回家周,因为今天晚上田晓蕊要走,接到她母亲的电话,特意请假回来给她姐姐送行的。至此,田晓蕊一家人我都见过面了。

  田叔叔,某钢铁企业的一名工程师,一副老知识分子的摸样。虽然是知识分子,跟一线工人接触久了,跟工厂里的工人一样简单和质朴。言语之间总是直截了当,不转弯抹角。田晓蕊的父亲说:“你和晓蕊既是同学又是老乡,学习上要多互相学习,生活上要互相帮助。”我说:“田叔叔,你就放心吧,平时学习都是晓蕊帮助我,生活上互相关照是应该的。”这时候,田阿姨从厨房里走出来。

  田阿姨说:“老头子,你就别跟着瞎操心了,孩子们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处理去吧。”田叔叔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这也是为他们好吗。”田阿姨说:“要是真为他们好,饭熟了,咱们就早些吃饭,一会他们就要走了。”田叔叔笑着说:“好,吃饭吃饭。”我站起来对田阿姨说:“让阿姨受累了。”田阿姨说:“哪有啊,简单的几个家常菜,累不到哪里去的,走了咱们吃饭去了。”

  进来餐厅。一桌丰盛的酒宴已经摆好,不多不少十个菜。几瓶啤酒摆在饭桌上,还特意预备了一桶饮料。圆桌边五人落座,田叔叔坐东,田阿姨坐北,田晓蕊挨着田阿姨,我挨着田晓蕊,我的右边是田晓芳。田晓蕊把啤酒打开,分别递给父亲、母亲和我,自己也开了一瓶。大家分别把啤酒倒满自己的酒杯里。田晓芳把自己饮料也倒满了。看大家都有了酒水,田叔叔端起酒杯说:“早就听晓蕊说再续是个老实孩子,今天见面后果然不错。叔叔代表全家欢迎你的到来,也祝愿你俩今夜一路顺风。”

  我也端起酒杯说:“这次来给田叔叔和田阿姨添了不少麻烦,感谢田叔叔、田阿姨的盛情款待,愿你们健康、快乐。”田阿姨说:“来了几日,阿姨因为工作忙,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再续多担待呢,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