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乱的青春之青春的恋歌6(1/2)

加入书签

  2044年9月5日傍晚,田晓蕊和我来到海港区医院内科住院部。内科住院部位于海港区病房楼南三层楼。我俩走进医办室,看到田晓蕊的母亲正在填写着病人的病情记录。田晓蕊喊:“妈妈,你看谁来了。”这时田阿姨才抬起头,看我们俩。我笑着对田阿姨说:“田阿姨好。”田阿姨忙站起身来,放下手中的碳素笔。微笑着说:“这孩子,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呢,让你和晓蕊两人在家,多不好啊。”田晓蕊说:“妈妈,不关再续的事,是我怕影响你工作,所以才没告诉你。”

  田阿姨指着两把没人坐的椅子说:“你俩坐下来说话。”田晓蕊说:“我们不坐了,我俩来是想告诉妈妈,今天我俩到外面吃点饭,吃完饭去看电影。”田阿姨说:“你俩早去早回家,别在外面勾留太久了。”我说:“好的,天阿姨。”晓蕊说:“再续这次来,要在我们这里玩两天,开学我俩就一起回学校了。”天阿姨说:“阿姨工作忙,就不能陪你们一起去了。这两天,晓蕊你要照顾好再续啊。”田晓蕊说:“他又不是孩子,不用我照顾的。倒是临来的路上,我俩商量明天去祖山爬山,后天去趟天下第一关,大后天去趟北戴河。”田阿姨说:“看来你俩安排的不错呀,玩的时候注意人身安全。”田晓蕊说:“妈妈,这么说你是同意了。”田晓蕊说:“再续来,你陪他四处转转,妈妈怎么会不支持呢。”田晓蕊说:“嗯,谢谢妈妈,我俩走了。”田阿姨说:“等等。”田晓蕊说:“啥事妈妈。”田阿姨说:“给你点钱。”田阿姨从身上掏出一叠百元人民币,递给晓蕊说:“这个你先拿上。”田晓蕊说:“妈妈,我身上还有钱呢。”田阿姨说:“这两天你俩一起玩,花钱的地方多着呢,穷家富路吗。”我说:“田阿姨。不用了,我身上也有钱呢。”

  田阿姨把钱硬塞到田晓蕊的手中,田晓蕊接了钱,我俩跟田阿姨告别下楼。田阿姨送到医办室的门口。

  出了海港区医院大门,就见日落西山,晚霞映红了半边天。田晓蕊默念了两句诗:“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我说:“黄昏的景色最美。”田晓蕊说:“为啥呢。”我俩沿着林荫道,向东边走去。白天余温虽然还没有完全退去,从海上吹来了凉爽的风吹散了白天的暑气。我对晓蕊说:“黄昏的美,美在恬淡,美在安静。”田晓蕊说:“你能不能给我细说说呢。”

  我说:“劳作了一天的人们,都要归家了。所谓牧笛、归舟、晚霞、落鹜,无不是一曲恬淡的牧歌。无不是耕者收锄,渔者收网,一派休闲安歇之状。所以说黄昏时美好恬淡,美好安静的。”田晓蕊说:“还有更美的意境呢。”我问:“什么更美的意境呢。”田晓蕊说:“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我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