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青春的思量108(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4年7月10日下午五点多钟的样子,车从燕郊收费站出高速口进入燕郊镇。如今燕郊镇已经完全融入了北平大都市,看不出一点镇店的影子了。唯有那条原来北平市和辽西省的界河还依然奔流不息,一路欢歌如海。河上多条公路桥,铁路桥,轻轨列车桥把北平市和辽西省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北平第二机场也在河三市,从燕郊镇可以看到第二机场空运繁忙的样子。不时有国际、国内航班飞进、飞出机场。

  车下高速公路后驶入城市快速路,两边五十米宽的绿化带,把道路和生活区隔开,工业区则在更远的工业园区里。望着两边绿树丛中林立的楼群一晃而过,古老的土地焕发了蓬勃的生机,燕郊镇经过二十年的建设,已经完全都市化了,也完全融入了北平,融入了天津,融入了泛北平都市圈。

  看着车窗外的风景,田晓蕊说:“一点都看不到老燕郊的影子了。”姐夫梅纳石说:“如今这里已经是泛北平经济圈的腹地,这里东接天津、渤海,西连北平大都市,南联津保,北连热河、内蒙交通便利,四通八达,金融、商业、航空航天业、机器制造业等行业得到较快发展,矿山采掘、冶金等产业已经完全退出了泛北平经济圈,这里已经成为休闲度假、外国公司驻东华国总部所在地。”我说:“经过多年的治理,如今的泛北平经济圈也终于能看到蓝天碧水了。看山清水秀,花香鸟语,真是一座宜居的生态之城啊。”姐夫说:“这里的绿化美化面积约占城市总面积的百分之四十三,城市不但美了,绿了,空气也好了,并且有效的防治了城市热岛效应。”

  车转进了路东侧的怡景嘉园小区。姐姐把车停到了小区地下停车场。姐姐对我们说:“再续,晓蕊,到家了。”姐夫梅纳石我们四人下车,姐姐打开车的后备箱。我和姐夫拿着晓蕊和我的行李箱,晓蕊和姐姐则拎着我和晓蕊的背包,几人从地下负二层乘电梯直接上到十五楼。电梯门打开后,四人出电梯,姐夫用房卡打开了1501房间的大门,让我和晓蕊先进家,姐姐也跟着我们进来家。最后进屋的是姐夫梅纳石。

  姐姐进屋喊:“鹤子、鹤子,你快出来看看,你老舅来了。”从第二个阳面房间里跑出了小外甥梅鹤子,鹤子跑到我跟前,亲热的抱着我说:“老舅,你终于来我们家了。”鹤子看着我身边的田晓蕊说:“这位阿姨是谁呀,真好看。”我说:“这是你小田阿姨。”田晓蕊说:“你好,鹤子。”小外甥说:“小田阿姨好。”田晓蕊抚摸着鹤子的头,微笑着说:“鹤子真乖。”

  姐姐说:“到家了。别都站着啊,快请坐。”姐姐的家是100平米的大居室。北侧是客厅、厨房、餐厅,迎门处是卫生间,南侧三间是小居室。看大客厅足有40平方米的样子。西侧是进门处是玄关,玄关北侧是一个黑色真皮转角沙发床,北侧靠墙是床榻,床榻的边上是一条偏深灰色的落地窗帘。另一条落地窗帘则隐藏在东北角落地空调的旁边。夕阳从双玻璃的大窗户上透进来,显得客厅采光很好。中间地面上摆着一架黑色大理石茶几,迎门的东墙装饰的是电视背景墙。墙上贴的是黄玫瑰的壁纸,在贴壁纸的东墙上挂着一台47寸液晶电视。电视下面是一个五十公分高的暗红色矮柜子,柜子上摆着两支玻璃桶,玻璃筒里面装满了清水,清水里面分别插着几支绿色看竹。在看竹中间分别装一个供养装置,看竹之间有数条红色、黑色小鱼在自由的游弋,鱼儿追逐着气泡,仿佛永远都不会疲劳。

  南墙上挂着姐姐和姐夫的结婚照,除此之外在没有其他装饰。仿佛是告诉来人,这两位是主人,在家里很重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