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青春的思量99(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4年6月25日傍晚一场漂泊大雨搅得大家到6点半还没有吃上饭,往北阳台看雨的姜竹进来说:“宿舍楼下都成了汪洋大海了,看打伞淌水去吃饭有人,水都没了吃饭人的小腿了。”蒋大军说:“你要是想吃饭就冒雨去呗。”沈哲说:“你们谁去,我这里有把雨伞呢。”看大家每人说话,姜竹说:“你们都不着急,我也不着急,大不了大家一起饿一顿。”这时候听楼下有人喊:“哦,不下了,可以吃饭去了。”

  正当大家准备下楼吃饭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田晓蕊打来的,我手指一划,接通了电话。那边田晓蕊说:“再续,你哪里有感冒药吗。我的感冒药用完了,我好像感冒了。”我说:“你在宿舍吗。”田晓蕊说:“我在宿舍呢。”我说:“我这里应该有呢,等会我找到了给你送过去。”田晓蕊说:“那麻烦再续你了。”

  挂了电话,我就打开我的衣橱,在里面翻腾感冒药,可是找到的却是只有两片的白加黑。虽然少也拿出来了,我对宿舍里的哥几个说:“谁还有感冒药啊,先借我用一下。”蒋大军说:“谁感冒了。”我说:“田晓蕊感冒了,找感冒药呢。”蒋大军说:“我上周从家里刚拿来的一盒白加黑,你先用去吧。”我接过蒋大军递过来的感冒药说:“谢啦,等明天我还你。”蒋大军说:“你先用着呗。”我说:“那儿哪行啊。不行我先给你12元钱,明天你自己买去吧。”蒋大军说:“随便你了。”我掏出12元钱,递给蒋大军。蒋大军说:“先用着呗,还给我钱干啥呢。”我说:“你就装着吧。”蒋大军说:“二哥爱财了。。。”蒋大军笑着将钱装了起来。

  拿着从蒋大军手中买来的感冒药,我急匆匆的下楼去了。到了楼门口,发现11号楼和12号楼之间的空地上已经成了一片汪洋。通过路边的花草,感觉水不是太深,还能看到没有没入水中的花朵呢。幸好我穿的是拖鞋。我挽起裤腿,淌水去12号楼。

  进入12号宿舍楼,一楼执勤的阿姨说:“请登个记。”我说:“好的。”我刚要拿起笔写,阿姨抬头一看是我。笑着对我说:“原来是你呀,干啥去呀。”我说:“阿姨好,我同学感冒了,我去给她送点药。”阿姨说:“快去快回,别耽搁太久了,进去吧。”我说:“好的,谢谢了。”我从楼道向西走去。身后的另一位值班阿姨问刚才放行我阿姨说:“这小伙是谁呀。”放行的阿姨说:“他是学生会管生活的委员。”另一位值班阿姨说:“小伙挺精神。就是个子有点矮了。”放行阿姨说:“也说的过去呀。”

  没有闲工夫听两位阿姨闲扯,我快步从西侧楼梯上到三楼,向东来到0314室宿舍的铁门前,铛铛铛敲了三下门。宿舍里面有人来开门,在门里面问:“谁呀。”我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