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青春的思量91(1/2)

加入书签

  看着陈蜀山揽着田晓蕊腰,俩人在舞池中和着《手心里的温柔》舞曲,翩跹起舞。再看余金玲和李思琪假凤求凰亦是有模有样,再看看我跟王小琴手忙脚乱,心中升起了惭愧之意。王小琴仿佛看出来我的不自在。对我说:“别紧张,你右手搭到我肩上,左手揽住我的腰。我退你进,我进你退。”要知道我是从来都没有跳过交谊舞,跟随着王小琴几圈下来,有点入门了。

  《手心里的温柔》舞曲凄婉低沉,节奏舒缓。在昏暗的灯光下,王小琴说:“再续哥,你进步挺快呀。”我说:“还是你带的好。”王小琴说:“再续哥,你感觉我人怎么样。”没想到王小琴直接问这样的问题,我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她。王小琴说:“有啥说啥,别隐瞒自己的观点说就行了。”我说:“你为人热情开朗,并且能歌善舞,人又长得很漂亮,很好啊。”王小琴说:“再续哥,你有女朋友了吗。我指的是那种特殊关系的女朋友。”我说:“不瞒你说,我的感情世界还几乎是张白纸呢,我从来没主动的追求过任何人,我也还没真正的从心底爱上过任何一个人呢。我处朋友的原则是人家对我好,我就要对人家好。”王小琴说:“如此看来,你总是被动啊。才子就是才子,总是有些与众不同啊。”我说:“别埋汰我了,啥才子啊。”王小琴说:“我怎么敢埋汰再续哥呢,我说的都是心里话。”

  转了个身,俩人再次面对面。王小琴说:“我能跟再续哥哥处那种特殊的朋友吗。”说话的样子感觉王小琴是认真的。我说:“不瞒琴姐说,我家里不赞成我在外地谈对象,我父母说上学就是上学去了。就好比青西红柿没长成熟,摘下来是不能吃的,即使勉强吃也是酸涩的。毕业后,俩人各奔东西。能真正步入婚姻殿堂的人只是极少数。大多数是不但白白的浪费感情,耽误了大好大学习时间。”王小琴说:“假如我愿意跟你去你所在城市发展呢。”我说:“呵呵,现在谈这个问题还太早呢吧。”王小琴说:“也是。”舞曲结束,我送小琴到她的座位前坐下。我把果盘里一片哈密瓜叉起,递给王小琴。王小琴却伸过红唇说:“啊、啊。”我直接递到王小琴嘴里,王小琴吃着哈密瓜片。我说:“甜吗。”王小琴说:“嗯,甜,谢谢再续哥哥。”我说:“这是对你教我学跳舞的奖励。”王小琴笑着说:“我会很多种舞呢,你若是想学,以后有时间我来教你。”我说:“先谢谢你。”王小琴说:“不客气。”从果盘里挑了一片西瓜。递给我说:“再续,你也吃。”我接过来,拿在手中。王小琴说:“快吃吧。”

  说话间音乐再起,还是一支舞曲《红尘情歌》。范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