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青春的思量84(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4年的四月因为刘月晓的离去,这个四月显得有些漫长。纵然是这样,在这个春暖花开,柳絮杨花飘飞的季节,我除了每天上课、写作业、吃饭、睡觉、锻炼外,再有空闲时间就看看闲书。虽然对田晓蕊有些好感,也想接近接近她,碍于小邸依然追求着田晓蕊,我也就把一颗骚动的心隐藏起来,跟同班的女生保持一种同等的距离。这个四月对我来说是个寂寞的四月,窗外的盛开的鲜花似乎与我没有多大关系,彩蝶飞舞、蜜蜂采蜜,谈情说爱的学生们花前月下,我却在宿舍看书或是去图书馆看书。我的生活变成简单的三点一线,四月的天空对于我来说是灰色的天空。

  4月30日下午上完两节大课后,学校的安排就放五一节小长假了。三天的假期近处的同学又都回家了,我们宿舍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一个人回到寂静的宿舍,忽然有些哀伤的情绪向全身蔓延。一个人懒懒的躺在床上,拿着一本新借来来的小说《狼图腾》从头看起来。看了没有两页书,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拿起手机一看是中原武警大校余金玲打来的,我手指一划,接通了电话。电话里余金玲说:“你好再续,这个假期怎么安排的。”我说:“同学们都回家了,我自己在宿舍呢,没事儿在学校呆着玩吧。”余金玲说:“我给刘月晓打过电话了,听她说她已经休学了,这是真的吗。”我说:“是真的。今年清明节她跟我们班的几名同学去林少寺玩,从驴背上摔了下来,第二节、第三节腰椎粉碎性骨折,已经办了休学一年的手续。”余金玲说:“哎,真是意想不到的灾难啊,刘月晓现在在哪里呢。”我说:“是啊,这对于刘月晓来说确实是灾难。刘月晓现在应该在滨河市二院住院呢,具体情况田晓蕊可能比较清楚。”

  余金玲说:“你有时间打听打听刘月晓现在具体情况,若是她还在二院住院,我也想看看她去,毕竟我们好姐妹一场。”我说:“行,还有别的事情吗。”余金玲说:“是这样的,蜀山的一个朋友开了个金店,五一那天上午需要找几个人给装装门面。蜀山把这件事情托付给我,让我找几个同学一起去,我这里的同学回家的回家,不想赚小钱的不想去,我忽然想起你和月晓你们了,就给月晓和你打了电话。你看你能找三四个人吗。”我说:“有报酬吗,找男生还是找女生啊。”余金玲说:“半天一百元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