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青春的思量75(1/2)

加入书签

  公元2044年3月4日目送我母亲驾驶着我们家的小黑离开滦州火车站广场,我对田晓蕊说:“走吧,时间还早着呢,我们先到候车大厅候车吧。”田晓蕊说:“好的。”晓蕊在前,我在后,俩人拉着拉杆箱,背着背包一前一后的走进滦州火车站候车大厅。大厅内因为有暖气,比外面暖和多了。虽然是春运高峰期,但是因为是夜间,所以候车的人并不是太多。

  俩人走进候车大厅,见k298次的站牌前已经有人排队等候了。人也不是太多,我俩就把拉杆箱放到排队等候人的身后,俩人就近坐到了旁边的座椅上。闲着没有事晓蕊从背包里拿出一本书翻看,我说:“晓蕊,你看啥书呢。”晓蕊把书合上,递给我说:“假期没事,借了本《红楼梦》看呢。”我说:“你看了红楼有啥感想呢。”晓蕊说:“我看红楼啊,就是看热闹呢。我对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悲剧很同情,经常看的我泪流满面。”我说:“红楼我也曾经粗读过一遍,透过书中鲜明的人物,展示了一个封建世家从中兴到败落的过程。书中所有的人物无不是性格决定命运,命运决定一生荣辱的。比如说:晴雯这个人物,聪明伶俐,不让人,然身为下贱,过于逞强,最后导致晴雯悲惨的死去。”

  晓蕊说:“红楼是一门大学问,有专门研究红学的大家,我们这点感想也只配看看热闹,了解了解诗词罢了。”我说:“看来妹子看红楼还停留在装点门面的阶段呢。”晓蕊笑着说:“再续,你说对了。”

  我说:“一部经典巨著,要想看得透彻,就要先掌握小说的整体构思和脉络。什么是小说的脉络呢。”晓蕊说:“我理解小说的脉络就是作者叙述故事的线。”我说:“晓蕊说的很对,脉络就是作者的视角。有些小说作品,支脉很简单。往往就是以作者的视点为脉络,叙述故事,有的具有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视点。我看红楼里的视点至少应该有三个视点,也就是有三个写作脉络。”

  听我这么一说,晓蕊感觉到有些疑惑,以请教的姿态说:“愿听再续你详细论述一下。”我说:“不敢班门弄斧。”晓蕊说:“再续,我可是诚心求教,你怎么拿我开心呢。”我说:“我怎么敢呢。”晓蕊举起右手,朝我的肩膀拍了一下,轻声的说:“那还不快说。”

  我一本正经的说:“这第一个视点就是超神的视点。这个视点是以警幻仙子和一僧、一道的视点,我认为这就超神视点。就好比是书中人物命运的符咒,怎么走也走出去命运的符咒,所以我说这个视点是超人视点,这是只可以仰视的视点。”晓蕊说:“那第二个视点是什么呢。”我说:“第二个视点就是作者的视点,作者以平视的视点,描写了书中所有人物的性格,性格决定命运,最后走向每一个人的宿命。”晓蕊说:“还有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