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青春的思量73(1/2)

加入书签

  2044年3月3日上午10点半,燕山市长途汽车站广场停车场上,我娘把我家的小黑停稳。我娘说:“你打电话问问晓蕊到何处了。”我掏出手机拨通了田晓蕊的手机,就听手机那边传来了悦耳的彩铃声,彩铃是那首耳熟能详的《月亮之上》。彩铃响了有两秒钟的样子,电话接通了,电话那边传来了晓蕊轻柔舒缓的声音。田晓蕊说:“喂,再续,着急了吧。”我说:“没有,我是想告诉你,我和我娘已经到长途车站了,你现在到啥地方了。”晓蕊说:“我能看到燕山市城区了,车现在行驶在滦河左岸大坝上了。”我说:“哦,还有十多分钟就要到了,我和我娘在出站口等你。”田晓蕊说:“好的,一会见。”我说:“一会见。”挂了手机。

  挂了电话我对我娘说:“车就要到了。”我娘说:“走,咱娘俩下车到出站口等她吧。”我说:“好的。”打开车门,下到车站广场的停车场上。广场上进站的旅客三三两两,跑北平拼车的人在广场上吆喝着:“还有一位上车就走了,北平、北平的,有上北平的走了。”路边一个烤红薯的摊位,一位中年妇女大声的吆喝着:“烤红薯了,五元一斤。哎,小伙子,买烤红薯吗。”我说:“哦,不好意,我不买。”我娘锁了车门,娘俩快步朝进站口走去。

  遥望从南侧进站一辆米黄色大巴车,因为较远看不清起止站的名称。我说:“娘,又有一辆车进站了。”我娘说:“快走。”娘俩随着进站人流,疾步走进候车大厅。

  出站口,娘俩站定,目不转睛的盯着出站口走出来的一群乘客。眼看人已经稀少了,还不见田晓蕊的踪影。我就拦住其中的一名乘客问:“对不起大哥,打扰一下。”那名乘客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自觉得自己有些唐突。于是微笑着说:“大哥,打听一下,你是从啥地方来的。”那位中年汉子说:“我是从渤海市来的。”我说:“那这趟车是从哪里开来的。”那位中年汉子说:“车是从渤海开往青龙的。”这我才放心了。

  又等了五分钟,第二批旅客从出站口走出来,我和母亲每人盯着一个方向,旅客都要走尽了,依然没有看到晓蕊的人影。就在我们娘俩再次失望之际,我忽然发现出站口走出来一个穿着白色防寒服,黑色棉丝袜,黑色皮靴的一个女孩。这个女孩一手拉着一个中型行李箱。背上还背着一个学生背包,另一个手中提着一个塑料袋。我一看此人就是田晓蕊,便大步跑过去,边跑边喊:“晓蕊、晓蕊。”晓蕊此刻也看到我和我母亲,停住了脚步。我走到晓蕊身边,从晓蕊手中接过来大行李箱和手中提着的塑料袋。笑着对晓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