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青春的思量65(1/2)

加入书签

  车过津天站,天越走越亮。冬日的雾霾天气,让天亮的有些迟了。眼看任红玉就要下车了,任红玉开始收拾行李和随身携带的物品,准备下车了。刘月晓说:“红玉姐,假期有时间多联系呀。”任红玉说:“随时联系。”晓蕊说:“有空去我们山海市找我玩。”红玉姐说:“方便的时候一定去。”天亮了,人们精神状态已经从昨夜的萎靡状态中缓过来了,我也不再休息了,加入了三位老乡的聊天行列中去了。红玉姐说:“再续,有空到市里来找我玩。”我说:“若是去市里,一定少不了打扰姐姐的。”任红玉说:“姐欢迎你打扰,呵呵呵。”

  列车上的喇叭又响起了:“前方到站滨海站,有到滨海站下车的旅客请你携带好随身携带的物品准备下车。”我帮助任红玉提着大行李箱,任红玉背着自己的斜跨皮包,我俩挤在靠近车厢门口的位置上。看火车已经减速了,滨海市车站就在身边了。

  列车员打开车厢的铁门,我随下车来到旅客把红玉姐的大皮箱拎下来火车,站台上交给了任红玉。任红玉说:“谢谢你再续,我走了。”我说:“慢走,任姐。”车窗边上,刘月晓、田晓蕊俩人隔着车窗喊:“再见,任姐,一路平安啊。”任红玉挥手跟我们告别,看任红玉转身离去,我也重新走上火车。

  上车后,没几分钟火车就开出了滨海火车站。此刻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手机显示的是母亲。我接通了电话,电话里母亲说:“儿子,你们到哪里了。”我说:“车刚从滨海市车站开出了,大概到滦州站还有一个多小时吧。”母亲说:“我和你爸已经到滦州站了,我们在出站口等你。”我说:“好的。”挂了手机,心里有些小激动呢,终于要见到我想念的父亲和母亲了。

  刘月晓说:“伯父、伯母接你来了。”我说:“是的,他们已经到滦州站了。”田晓蕊说:“真的很羡慕你再续。”车上跟两位老乡聊着寒假安排,刘月晓和田晓蕊也在联系家人,报告行程呢。

  列车九点多驶入滦州站,我跟月晓和晓蕊挥手告别,兴冲冲的提着行李箱下车了。出站口随着下车的旅客流检票出站,在出站口见到迎接的父母,父亲接过我手中的大行李箱,母亲说:“儿子,你可回来了,走咱们快回家吧,娘给中午给你做好吃的。”父亲拉着大皮箱在前面走,我跟母亲并排着走在后边。

  母亲说:“你随身携带的背包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