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青春的思量59(2/2)

加入书签

04;过去打听打听。”三人步行过去,到农家跟两位老人一打听,附近几家确实都经营农家院出租活动。两位老人听说我们是传大学生。明天上午想租院落搞聚会,其中一位大婶说:“你们若是不嫌弃,就占用我家就行了,费用好说。还是老官价100元一天,柴米油盐我们提供,其他都是你们自己预备,中午我们跟你们一起用餐。”刘月晓说:“我们先看看你家。”大婶说:“行。”

  大婶姓宋。宋大婶领着我们来到第一排第三家。我们三人看了看房前屋后,屋里屋外的,三间房的小院。前有门房,后有围房。家中很干净,宋婶说:“她儿子在西安交大上学呢,就她跟老头在家,平日老头开出租车,不在家,中午回家吃顿饭。她自己没事就靠着出租家具,一是为了赚几个零花钱,第二也是省着寂寞。”田晓蕊说:“这样也很好的啊。”

  刘月晓说:“你家能坐多少人啊。”宋婶说:“我家正房两个房间,能容纳两桌、三桌的人。”刘月晓说:“咱们是全部的还是小范围的呢。”我说:“咱们以你们宿舍和我们宿舍为主,愿意参加的就来,你问问红玉姐来不来。”月晓说:“若是这样,是不是应该问问余金玲他们仨过来不。”我说:“我现在就给金玲打电话。”刘月晓说:“还是我打好。”我说:“你打就你打。”

  刘月晓拨通了手机说:“金玲,明天再续和我们在我们学校北侧租了间农家院,准备搞个小型聚会,你、蜀山和小琴过来一起玩吗。”听不清楚那边说什么,月晓不时的嗯、啊的,最后行了,好吧,明天早晨再联系,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刘月晓说:“定好了,她们仨明天没有特殊情况一定过来,费用还是aa制。”临走时,大婶说:“既然定好了,你们就先交20或是50元现金作为押金吧。”我说:“行。”掏出五十元钱,交给大婶。田晓蕊说:“打个收条吧。”大婶说:“打不打收条都一样,我们这里靠诚信吃饭的。”即使这样,宋婶还是用白纸给我们打了一个50元的押金条,交给了我。

  三人从宋婶家出来后,刘月晓说:“你们男生宿舍你定一下子,我们宿舍我定,晚上咱们电话联系,定好后咱们好定明天谁干什么。”田晓蕊说:“明天我给你们当厨师。”刘月晓说:“你主厨,人多还需给你配俩副主厨。”我说:“今天晚上再定,走咱们先回学校吧。”

  看看西北即将落下的红日,晚霞映红了半边天。刘月晓说:“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未完待续。。

  ps:国庆七天乐,读书也快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