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青春的思量47(1/2)

加入书签

  列车在向南疾驰,夜色已经深沉,刚上火车的兴奋劲头过后,火车上的人大多开始萎靡不振,有些人已经昏昏欲睡了。余金玲说:“咱们也别再聊了,大家轮番休息会吧。”我说:“行,金玲你换到里面来,我坐到你的位置上去。”金玲说:“好的。”我离开火车靠窗户一侧的里面,来到车厢过道上。余金玲换到靠窗户的里边,跟刘月晓挨着坐下。我则换到了余金玲的位置上,跟特警指挥学院的王小琴临着坐下来。我说:“你们都先睡吧,我先给你们大家打更。”刘月晓说:“我陪你一起吧,免得你睡着了。”王小琴说:“干脆咱们俩俩一组值夜吧,我跟晓蕊一组。”陈蜀山说:“恩,这个办法好,那我就跟金玲一组了。”刘月晓说:“晓蕊咱俩换一下位置,你先到里面来睡会觉。”晓蕊站起身来,跟刘月晓换了座位,这样刘月晓跟我就换到临着过道的两个座位上来。

  田晓蕊坐下后,把一袋傻子瓜子递给刘月晓说:“月姐,你跟再续没事嗑瓜子吧。”刘月晓说:“好的,你们都先睡会吧,现在是十二点半,我俩两点半招换晓蕊你们。”田晓蕊说:“行。”王小琴说:“那我们四点半叫金玲你们。”陈蜀山说:“你们就叫醒我就行了。”王小琴说:“嗯,真是模范丈夫啊。”余金玲说:“琴姐,你瞎说啥呀,我们是男、女朋友。”王小琴赶忙说:“嗯,知道你们是男女朋友了,快睡吧。”

  刘月晓把瓜子袋撕开口子,从里面倒出些瓜子递给我。刘月晓说:“先嗑着。”我接过瓜子,俩人剥瓜子吃。

  时间不大,奔波一天的人,大多数都睡着了,偶然还能听到车厢里面传出三两声打呼噜的声音。站起来向周围一看,硬座车厢的硬座上东倒西歪的靠着、躺着、侧歪的人啥姿势的都有。余金玲和陈蜀山俩人侧卧靠着旮旯,田晓蕊跟王小琴俩人脱了鞋脚对脚的睡着了。刘月晓说:“再续,你要是累了的话,就也把鞋脱了,把脚搭过来,这样舒服一些。”我说:“那多不好啊。”刘月晓说:“没事,你脚搭过来,我侧着搭到对面的座位上去,非常时期,你就别讲究了。”说不过刘月晓,我也脱了鞋,把脚搭到对面刘月晓的座位上。

  幽暗的灯光,时间好像凝滞了一样,两三点钟,正是人们最困的时候,也是车上小偷活动最猖獗的时候,应该特别提防。刘月晓说:“再续,困了你先睡会吧。”我说:“没事,我陪我值夜,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