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评(1/2)

加入书签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深夜,尹阴大夫府邸,书房。

  尹阴大夫跪坐在一张几案后,背后的书架、身前的几案上,堆满了竹简和布帛,青铜树灯通明烛火下,尹阴小君子跪坐在其对面,低着头一言不发。

  尹阴大夫拿着一张布帛,在烛火下细看,良久,对小君子道:“今日,你可知错?”

  小君子抬起头:“小儿知错。”

  “错在哪?”放下布帛,尹阴大夫看着小君子的眼。

  小君子不敢对视,躲闪,终抬起头道:“往日里,士瑶只道自己武艺高强,才学…也是不差,在周围数邑小君子中,除却渚氏小君子,无人能出我之左。”

  “可是这两日,无论是申到之学识还是蛇余公子之武艺,都叫士瑶明白,我不过是父亲大人你讲过的那只坐在井底的青蛙,所见,不过是井口大的天空。”

  尹阴大夫摇了摇头,叹息道:“你只见申到之学识,蛇余公子之武力?”

  “士瑶,你的眼光,可连他们一角都未能所及,并且你还漏了一人,就是吕里小君子。”

  “吕里?”小君子吃惊道:“他?”

  “呵呵。”尹阴大夫笑道:“老夫只是想不到,短短数日之间,在申南之地这等小地方,竟能见到三位世之英才,而且还出现在我府中,今日之事,在许多年后,必成美谈佳话。”

  “士瑶无知,请父亲大人指点。”

  尹阴大夫颔首道:“你就是此点好,能够虚下心来。”

  “接下来,我便叫你知道,这三人有何才能。”

  “按你说的顺序来,首先是申到,士瑶你只肯定了他之才学,却没看到其他,在为父眼中的申到,他自言有治平天下之志,于他这等守礼自律、能在无任何人监督情形下、竟能将自己这个堂堂申国公室子自我流放来看,他之志向就不是说说而以,他必定会百折不挠,用一生去践行。”

  “一个普通国人,若能百折不挠,用一生所有精力,愿付出一切的去做一件事,都能够有所成就,更何况以他之出身和才学?”

  “此是其一,其二,他是守礼君子,做事有原则、有规矩、有底线,因着这点,他前半生必定会处处碰壁,也会被许多小人欺之以方,但也容易交到真正的朋友,甚至一些敌人,都会喜欢他这样的存在。”

  “士瑶,无论敌人还是朋友,你是愿意与一个守礼君子打交道,还是愿意与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为伍呢?”不等小君子回话,他便自答:“无疑是前者。”

  而后又道:“一个人的改变,往往源于挫折,申到有大志大才,百折不挠,前半生遇无数挫折不会被击垮,反会越挫越勇,并且吃一堑长一智,日后越发精明,也会逐渐明白什么叫做规矩内通达权变,甚至继而明白礼法规矩的本质,不再固守昔日常规。”

  “我看他今日是守礼者,来日若要治平天下,说不得便是要为一家一国、乃至天下制定礼法规矩呢。”

  “父亲对申到之评价,竟如此之高?”尹阴小君子惊道。

  尹阴大夫笑着说:“当然,但他要达此成就,还须些运气,若是运气差些,叫他早早的死了也是可能,这天下英才,不知几凡,能够不夭折,活到最后的英才才是真英才。”

  “那王越呢?”

  “蛇余公子王越,此人,便是为父都有些看不透,但仅仅是表露出来的部分,就已经惊心动魄。”

  “先不言其他,只单纯论及勇武,今日那黑胡盗的武士巢有,那等身手,在我家府中,纵横自如,所向披靡,听他之言,还在陈国知氏第一武士于让手中逃生过。”

  “结果呢?蛇余公子王越一出手,就断其腿,再出手,就伤其肩,三出手,便差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