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斗(1/2)

加入书签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什么?他就是黑胡?

  众宾客看向贼人的眼光不一样了,黑胡是谁?黑胡是名闻天下诸国一股盗寇之首,据说他也是贵族大夫家出身,却不知为何沦为大盗,并且麾下汇集了一批强大的武士武卒,其聚啸山林、往来如风,横行北方诸国近五年,竟无一国能治。

  据说,最近黑胡与陈国昭氏的武士战了一场,虽有损失,却还全身而退,邺国烙南大夫以为其可欺,就率武士武卒前去围剿堵截,却不想几乎为其尽没,就是烙南大夫也被杀死,此开大夫为盗所杀之先河。

  其后黑胡报复,几乎摧毁了烙南一地除却城邑外一切村邑镇邑,直到邺国国家武力率周围大夫齐师来伐,这才退走,前一阵子,据说往申国与淮上边境来了。

  也因是此,此段时日,尹阴小君子请了许多宾客,个中目的,就有借众人武力,齐过申国边鄙往淮上去,这里须知,尹阴小君子可不是去讨伐,而是聚集力量,叫黑胡不敢轻动而放他过去。

  由此,可见黑胡是何等人物?

  只是名震诸国的黑胡,缘何会至尹阴大夫府邸中偷盗?以他的实力,还用得着偷?

  “哈哈。”黑衣贼人又笑:“什么黑胡,黑胡大哥岂会做这等偷盗事?”

  “我只是看到一块难得美玉,见猎心喜,想要送给黑胡大哥罢了。”

  说着,小心将手上美玉收好,王越一看,不正是他送给尹阴大夫的那块美玉么?

  收好美玉,黑衣贼人扫视各位武士,鄙视蔑笑:“你们这群武士,不过是家养此shi的狗,怎比得过我行千里的吃肉的狼。”

  “尹阴大夫,今夜承蒙招待,来日我当饶你君女一命,留下做我黑胡大哥侍妾暖榻。”

  “狂妄!”尹阴小君子听了,面上通红,已经是气的急了:“众武士还愣着做什么?”

  “继续看着这可恶贼人羞辱我尹阴氏么?”

  眼看他发怒,众武士对视一眼,开始小心的朝黑衣贼人压过去。

  王越看着摇了摇头,黑衣贼说的没错,这些武士,确实是家养的狗,比不得行千里的狼,他们虽有武士之力,但是看来,无论是战斗意志、战斗经验以及种种,都是差的很呢。

  这倒也是,他们是武士老爷啊,平日里也就在武卒、野民面前耀武扬威,可能很少有与其他武士交手的经历,即便有,也只是切磋较技,少有生死搏杀。

  此等人,以武士之力恃强凌弱,那是没半点问题,可是遇到强手,往往会很无力。

  至于那些曾在外游历过的武士则厉害些,但是选择被大夫们以一小邑招揽,他们的心也是软了,而心一软,则剑也软,却是再也拿不出昔日游历时那种亡命搏杀之气。

  眼下他们面对的敌手又是何人?不用看也知,绝对是身经百战,甚至能在他口中昭氏麾下第一武士手中活命,这已经不能以通常眼光视之了。

  真正的搏杀,可不是许多武侠小说中你一招、我一式的拆来拆去,擂台之上你一下我一下的得分,而是动辄分出生死,强者活、弱者死,强过一线那就是生死之别。

  而这强,也不仅是力强,更包含心理、武器、环境、智慧等各类因素,能在远强于自身的对手手中活下来,此人无论本身身手、还是智慧都是不一般。

  此等凶残之狼,放到一群被天天投食的宠物狗面前,就是眼前这局面了。

  “嘿嘿,一群狗崽子,在大爷面前,畏畏缩缩狂吠都不敢。”

  黑衣贼人笑着:“也罢,便留你们一条小命。”

  说着,他脚下陡然发力,巨大的力量自脚下本当炸开,却无形间扩散三尺,结果只惊起点滴微尘,他整个人却借其反力,骤然朝一位武士突袭过去。

  他这番动作,说起就起,几乎毫无征兆,被靠近的武士居然有些猝不及防,只是本能出剑朝前砍杀,一旁四位武士,也是自各个方位出手,后方武士只能追击。

  “哗!”

  贼人突袭的动作,刹那间,由动而静,说停就停,恰恰停在了五位武士攻击圈外,突袭冲击带起的巨大惯力,被他自如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