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商氏(1/2)

加入书签

  一番准备,小蝴蝶换了一身衣物,将之前端庄秀美的汉式曲裾,换成了淡红格子短衬长裙,足下长筒白袜平底小皮靴,发髻也放了下来简单的扎了个马尾,背后再背了个精致的双肩小包,整个人已由古代仕女化为现代青春张扬、活力十足的元气少女。

  一路欢快小跑之间,胳膊上、鞋子上的小饰品叮叮当当发出无比悦耳的声音,到达王越身前,她张开双手,来了个完美转身展示:“铛铛…铛铛,亲爱的夫君大人,小蝴蝶美丽可爱吗?”

  小蝴蝶衣物、饰品什么的,都是王越亲自动手设计制作合乎小蝴蝶气质和自己心意的,这一套直勾起他少时许多的记忆,简直是那时对未来女朋友的幻想化为实物。

  这般既是美丽又有情怀,怎么能不美丽可爱?

  王越起身将小蝴蝶笼在怀中,柔声赞道:“我的小蝴蝶最可爱了。”

  “嗯,准备好了的话,我们先去就晚食,然后便出发。”

  小蝴蝶将小手交到他手中,点点头就一同往外走,王越看了看她的小背包:“小背包都带的什么的呀。”她的眉眼顿弯成了月亮,满脸幸福道:“好吃的。”

  王越笑了起来,也是…像小蝴蝶这般年纪的少女,多半都爱各类美味零食、点心什么的。

  昔日她生活的成室本就困顿不堪,这个世界物质又相对贫乏,在地球同时代人们对天堂的幻想,也不过是“流满了奶和蜜”,如今汲地却有制糖厂,搭配着做出不少由他带来的简单甜食、糕点,对于本世之人而言,就是无比高档、美味的食物了,难怪小蝴蝶这么幸福、满足。

  这是简单的幸福、简单的满足啊。

  王越也简单的品味,叫其浸润自己的意识本源,以此“阳”清洗、化解精神中过往之“阴”,却并不为之沉醉。

  这样的美好与幸福,也唯有强力守护才能得之、才可长久,否则便如自然界中的鲜花,多少风吹雨打去,偶现的美丽也不过是刹那芳华…由此而格外动人。

  很快两人便下了楼,自有章德派人去通知敖骊。

  小蝴蝶却聊起新城工地上与政事堂同居中心却位于旁侧的国君府邸。

  她对府邸有些疑惑,最大的疑惑在于那处府邸的建设虽采用了诸多新工艺、技术,但内部的配饰、家具、陈设之类却与国宾馆中的“奢华”完全两样。

  并未采用瓷砖为墙、为地,反倒多使用旧日大夫府中的木地板和汲地才有的墙纸等诸如此类。

  小蝴蝶一番描述,其画面之展开,却是颇类古典与现代结合出的新中式风格,只不过王越在风格上以本世界国君、大夫之家色彩为主,却都有一番改良与新建筑结合起来,整体既显大气、奢华却又内在含蓄,在科技现代同时还有一番与自然结合缩天地于一府之感,却正是改造自然、却又与自然相谐,呈现出一番以人为主天人合一之美,实是王越心境于建筑之化现。

  之所以与国宾馆不同嘛。

  今后国宾馆常住之人乃是外来使者、商人等,各类天然材料乃是司空见惯,却是非诸多人造未有以及异域奢华风格无以震慑,又兼推销汲地诸类工商产品之能方才如此。

  一个是给外人看、推销产品,一个是自己居家当然是不同。

  王越随口一言,小蝴蝶一点便透,脸上便笑的更是灿烂,对新家满是期待。

  说话间,两人便到达晚食之处。

  一处宽阔的大厅,丰富的食物包含酒水、饮料、麦粥、糕点、肉食、蛋类被分别摆在一起,任由客人以自由取用。

  此时离蛇余国复国以及招商会还早,国宾馆内几乎无甚外来客商,但政事堂还未完全建好,仅是主体可以办公、住宿为用,食堂却还未开伙,所以主要官员们一日三餐皆安排在此。

  王越与小蝴蝶来时,厅内已经颇为热闹,人来人往。

  见得王越过来,都纷纷行礼,却并不停留,只一礼便自吃自的。

  王越微微点头致意,自厅内直往内里与大厅隔开的小厅去。

  稍稍落座,便有服务人员推着小车过来,食物无须自己去食物区自取,直接自车上拿自己喜欢的就可。

  未及片刻,敖骊也自楼上下来,依旧是那套火红战袍按剑而行。

  王越看着小蝴蝶,又看向敖骊,两位女子风格各异,却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