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退守(1/2)

加入书签

  蔡国大军,吴氏国师中军营帐,婴子等人正在商量对策。喜欢网就上。

  忽然,吴氏诸将面色骤变,皆如临大敌看向周围。

  这是随着淮上军弩炮瞄准,他们本能已感有些不安,等到一阵奇异的声音传来时,吴敌更是被惊的跃起来,大叫道:“是淮上人弩械发射的碎石朝我们来了。”

  吴定国立时反应,道:“一齐出手,保护婴相。”

  吴正德受伤,此时吴氏诸将仅仅有三人,吴定国一声话,三人齐齐窜至婴子身旁,各自运转气力。

  “哗”的一下,中军营帐在弩炮七八百枚碎石集火下瞬间被催垮,余势朝着帐内覆盖。

  吴敌率先出手,将身旁几案抛至了上方,其他两人也是有学有样。

  木制几案如何能当高速飞行的碎石,只在瞬间几案就被粉碎成木屑。

  “哈”,吴敌吐气开身,在几案碎裂时气劲外放,朝上方一冲,正面迎上,吴令军接叠,吴定国附尾,三人气劲层层叠加上击,骤然,上方无比激烈的爆鸣,随即,漫天的碎石与气劲碰撞间化为无数石粉,劈头盖脸的淋了下方众人一头一身,几将四人化为石人。

  呼,吴定国挥出一道劲风,扫去众人身上石粉,大声道:“是从我营寨一里外的小山上轰过来的,以淮上军弩械射程,营内两里多皆在其攻击覆盖范围,此地已不可守,当速速撤离,依城池或立安更坚固之营方能固守。”

  又道:“此次撤离,令军你的马军当游击于侧,威胁其后路,使其不敢紧追。”

  身为久经兵事者,吴定国的安排,吴令军自然明白,此等局势下撤退,如被淮上军尾追打击,说不得撤退就会变成一场大溃退,这就不妙了,而有他马军游击于其侧,淮上军若是敢追,则可抄其后路,撤退之军也可由撤退转为反击,兵力占优又两相夹击之下,淮上军那十二架弩炮和四个万人队可是不够用。

  “诺。”吴令军拱了拱手。

  吴定国再不多言,背起婴子就往后方去,一边行一边朝中军左右营帐发号施令,吴令军自去召集两万马军,吴敌则去安排正在养伤的吴正德,以吴正德此时之状况,可接不下淮上军的弩炮轰击。

  “嗖嗖!”几人才离开中军营帐不远,又是一阵呼啸,但并未朝他们轰击,只是吴定国脸上却无半分庆幸,反倒是无比压抑。

  淮上军弩炮轰击的目标显然是有选择的,先打中军大帐,紧接着再击中军大帐周围。

  中军大帐周围的军帐是什么?

  一只军队于营寨内,大将想要灵活掌控军队,其核心指挥系统必不会离中军帐太远。

  也就是说,周围营帐是这只军队的枝干、神经中枢、脊椎。

  自这一点,就可以看到王越的狠辣之处了,一只军队首脑先挨了一下,对军队指挥已经不那么灵便,再这么来一下会发生什么事呢?这是要将吴氏国师打瘫的节奏啊。

  一旦吴氏统领国师指挥瘫痪,武士、武卒又面临弩炮不断的轰击,那他们的乐子可就大了。

  吴定国见势,当即命人去疏散。

  弩炮散弹威力太强,他们三人刚才勉强可以应付,但军中其他将官可是没这能力。

  吴定国的反应是极快的,不过王越此番攻击,来的极为突然,哪怕他及时反应,却还有许多将官没能逃脱弩炮的轰击,有此死伤惨重。

  这也就算了,更可怕的是接下来淮军弩炮继续向外延伸,再攻其更下一级的指挥支脉。

  仅仅是不到盏茶时分,整个蔡国国师就彻底乱了起来,所有各级将官、武士皆陷入了恐慌…谁也不知淮上军下一击会攻在哪,会否将自己连同周围一群人击杀,这个营寨内好像哪里都不安全了。

  好在吴氏三人保持着清醒,知道淮上军弩炮射程顶天也就三里,且越远弩炮威能就越弱,便在将婴子送至安全距离,又安排了吴正德后,亲自上阵指挥,这样又将混乱稍稍恢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