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战云(1/2)

加入书签

  影子先生最后到底还是考虑好了,他付出无穷努力,好不容易达成当前之境,再往前一步就是神人极限,怎会甘心就死?还是那句话,拥有的越多就越是舍不得,既是舍不得,那就只能暂且认服。

  考虑好后,他交出了自己的性命牌,其实就是一块铜牌,但个中意义却不简单。

  王越接过后查看,发现此物他却是认识。

  此等性命牌在他的认知中又叫元神牌,修仙大派收真传弟子时,都会给其制一块。

  制法便是抽其一缕元神融入牌中,制好后归于派中保存。

  至于作用么,其中一个是师长可随时借此牌查知弟子生死,同时也可以以牌追摄弟子下落,最重要的还是制约之用,想想也是,修仙炼形之法何等宝贵,岂能轻授呢?

  谁也不想教、养出个白眼狼吧。

  若是有谁真的白眼、叛门、逆师,通常而言,门派只须毁此元神牌,就可将其诛杀。

  少数修为高至逆天者,或有宝物之类依仗者,也必定会被重创,勉强存活之下,修为也毁去大半。

  没办法,元神嘛,元者为根本,元神就是一个人最初的那点意识灵光,是一个人精神、思想最核心基础的部分,往后哪怕他再强大,精神、思想都是以此为基础铸就出来。

  毁此牌就等于毁了相应人精神基础,被毁者就如同没了地基的房屋,后果就一个字倒。

  不过,按道理这位黑影的元神牌,应该在他传法者手中拿着才对,如何却在他自己手上拿着?

  稍稍一思,王越忽的拿起铜牌,做出了一个叫黑影惊骇欲死的动作。

  “蛇余公子,你做什么?”

  只见王越竟将铜牌横在胸前,大力一折,黑影眼睛都瞪了出来,王越不是要胁他为用吗,这是干什么,他的性命与牌一体,铜牌一毁他还有命在么?

  “咔嚓”一声,元神牌被折断,王越再用力一搓,法力渗透之下,直将铜牌搓成了粉末。

  黑影身体一震,只道这下小命不保,但奇怪的是铜牌已毁,他却并未受到任何损伤,不仅如此,与铜牌融为一体的元神竟回来了,他从未感觉到自己有今天这么完好过。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王越,王越竟有将元神自铜牌中剥离的手段?王越竟将他性命牌毁了?王越不是要胁他效命吗?为什么这么做?太多的疑惑了。

  王越随手将铜粉抛在一边,对黑影道:“本公子改主意了,今天你只须应下本公子两件事,我便还你自由,并且你来刺杀之事也一笔勾销如何?”

  黑影平复下心中情绪激荡,隐隐有些兴奋,却疑惑着问:“何事?”

  王越想了想,说:“其一,交出你所修炼的种种法门,其二,谁派你过来刺杀我的,你给我杀回去。”

  黑影深吸了一口气,修炼法门虽然宝贵,但以之换一条命、换取自己的自由当然是值得,但要杀回去?稍稍思考,他便道:“要公子性命的可非是一人,我接的刺杀帖,乃是蔡国技击营和地主神庙联名发起的reads;。”

  王越说:“技击营的人,还有地主祭司,你能杀多少就多少。”

  “能杀多少就杀多少?”黑影道:“我若说技击营的人过于隐秘,我找不到呢?”

  王越笑了起来,眯着眼睛看着黑影,道:“那你便需要考虑得罪我的后果了,如果没把握应付本公子之算计和力量,那我劝你于此事还是多用点心。”

  他将手抬了起来,这只手修长、纤细却有力,肌肤莹润透亮,绝非昔日那个奴隶阿木的手,但吸引黑影的却不是这个,而是手上流转着的一缕神力的光辉。

  看着这抹神力,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傻,竟然试图来刺杀一位神祗本身。

  这种事如果换成古冶子那种义理派的人还有些可能。

  仔细考量一番,黑影点了点头:“可以,这事我应下了,我的修行之法,尽可交予公子,离开后也会为公子尽力斩杀地主之祭司,但事先说清楚,地主神庙大德一等祭司以及地主本身不在其内。”

  正式的地主神庙祭司分为下德、中德、上德、大德四等。

  其中大德本身为超阶存在,又有神祗关注,确实不那么好杀。

  “那便将你的修行之法先交出来吧。”王越以自身法力凝出了一枚符印,弹指射至黑影身前,道:“只须心中想象此法,将之传于此符印中便可。”

  束缚黑影的线网稍稍一松,黑影的手终于可以好好活动,便接过符印,也没多想就按王越的意思做了。

  王越拿回符印,灵觉渗透其中,便轻易将种种法门入了心。

  这黑影所持法门有二。

  其中根本法门乃是愿力法、也可称为功德法,说白了就是一部能转化愿力的法门,借实现人之愿望,由此收集人心之力,转化出一种类似神力的力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