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狭路(1/2)

加入书签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你是什么人?”

  听到有人说话,还在接近,王越左右环视,要寻一地方稍作隐藏,却不想,才一动念,不知什么时候,一位浑身笼在黑衣中的男子已经将他发现,站在崖边左侧小路口望着他。

  王越目光一凝,脑中闪过一道影像。

  这是袭杀了渚氏君女的那群人,或者说是那群人中的武士。

  几位武士为何会出现在此?

  稍稍一想,王越猜测,他们或许早在袭杀时,就已经计划好,自这条渚氏都不知的隐秘小路逃离,至于为何其他同行的人马不在此?毫无疑问,相较于武士的战略移动能力,那群人是累赘,已经被做了弃子。

  在这个时候,遇到这群人。

  王越心下一沉,这和白日杵遇到他时又有何分别?

  不过还是有区别,杵只是个普通猎户,而他王越是一身武士装扮,并非没有反抗能力,若是没杀得了,叫他跑了,岂不引得无穷后患?

  所以,没有立即杀过来?

  王越已经看到黑衣男人无比熟悉的的眼,那是隐忍中的杀机啊。

  “你们又是什么人?”他毫不避让的抬起头,与他对视,嘴上带着笑,悠然自得的问,并徐徐向前靠近,墨蝰却自地下游过去,他的双手自然下垂,各自搭在蛇骨鞭和剑上。

  黑衣武士看着王越靠近,眼中惊疑不定,不时余光越过王越看向石隙,脸上也满是轻松的笑,道:“我们是游历的武士,才护送一只商队到尹地,正是回程路上,不想遇上暴雨,就在此避雨。”

  黑衣与王越作着应对,王越却通过墨蝰看到他放在身后的手,在不断做手势,他的身后,三位武士已靠了过来,其中两位摘下了身上的大弓。

  “唉,真是倒霉啊,碰上一场连绵几日的暴雨,前面的路,还被雨水引发的泥石冲垮了。”

  武士摇头晃脑的叹息,游移的目光却在忽然间,凝视在王越身上的衣袍上。

  衣袍?王越心想他的衣袍乃是自渚氏武士身上扒拉下来,虽没印记,但显是渚地武士的通常装扮。

  当下便知,这下更是不能善了了。

  “哦?我身上这衣袍,可有什么不对?”他明知故问道,渐渐走到武士两丈之地,墨蝰已在几位武士的脚下了:“前面的路被冲垮,不知尹地过来方向的路如何?”

  “尹地的路还未去回去看过…”

  正说着,话未落音,黑衣武士已如下山猛虎,向王越扑至。

  同一时刻,王越身上一袍好似被一圈无形之力撑开,是他运起蛇骨鞭在舒展鞭身。

  “啊,有蛇。”黑衣武士身后,欲张弓的一位武士惊恐万状的叫,已被爆起的墨蝰咬了一口。

  “刷!”两丈之地,黑衣武士瞬息而过,剑刃如雷鸣电闪拔出就斩。

  蛇骨鞭此时恰恰舒展旋开一圈,这一剑斩在上面,虚虚的不着力,还被一股旋力带开。

  “不好。”

  黑衣武士暗道不好,这一剑,他为了一击奏功,已是用了全力,全力一击落空,本就不好受,还不及调整,又被骨鞭一带,他脚下步法、身形都被带的没能稳住。

  这种形式,在剑斗之中是致命的。

  此时他竟只能祈祷对方抓不住机会,给他时间调整。

  但这本是王越算计,岂会错过。

  他一个错身,如一阵风,从黑衣武士身旁掠过,顺势拔剑一击,挥出了一道光。

  黑衣武士一头扑倒,血液、内脏瞬间流淌一地。

  他的整个腰身都被切开了。

  一剑杀一人,脚下却不停,王越已迎上另一位武士。

  “大人。”

  黑衣武士一个照面就被斩杀,这个武士惊骇欲死,手上的弓才初拉开欲射,但蛇骨鞭已彻底展开,盘旋着过来就将他圈住,猛的一缩,好似巨蟒缠身,将他拉往一旁,缠绕捆在当场。

  他竭力一挣,但是蛇骨鞭乃是那只成了精怪的眼睛王蛇一身力量所凝,又有王越的气力贯穿,两两相合,远胜于他,哪能挣得开?

  王越却好整以暇,剑刃轻轻划过他的咽喉,叫他步了那位黑衣武士的后尘。

  接下来,他面前只有剩下两位武士。

  其中一位,被墨蝰突袭,咬了一口,已是蛇毒在身。

  另一人,还没反应过来,刚才他们还准备合杀王越,可就这么几个呼吸间,情况已彻底反转,他的大人和同伴各自身死,另一位被毒蛇所伤,此刻还有完整战斗力者,只剩下他一人。

  “嘶!”鲜血急剧喷出,正想着怎么办?蛇毒在身的同伴,又被王越一剑断首。

  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