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赏罚有道(1/2)

加入书签

  大殿上,大臣们面红耳赤的争执着。

  胡亥坐在龙椅上,仿佛这些争执的声音和他没有一点关系一般,局外人一样看着。他想看看这群大臣们的品性,所以先于赵高来了个指鹿为马。

  “好了,该结束了。”胡亥不耐烦的轻声道。

  大殿之上的臣子立刻都默不作声,此刻二世皇帝给他们的威压之大,前所未有。赵高和李斯立刻领头跪在地上,后面的大臣见二人跪下,都跟着跪了一地。

  胡亥摆摆手。侍立在他身侧的优旃立刻轻快的喊道:“退朝。”

  众位大臣如释重负,立刻急匆匆的走出大殿。他们都在心中庆幸今天二世皇帝没有大开杀戒,没有犯浑。一些心思剔透的大臣已经感觉到如今的皇上不同于从前了,似乎更有主见,更加睿智,就是和已故的老皇帝嬴政相比也不遑多让。

  大殿上。

  胡亥看着空空的殿堂,心中暗自庆幸现在是秦二世元年。赵高还没有建立强大的势力,并不是很难对付。陈涉吴广刚刚暴乱,还在函谷关外折腾,一切似乎都还来的及。

  “优旃,你看朕该如何处置这些跳梁小丑。”胡亥单手支着下吧,凝望着空空的大殿,他的心很痛,虽然他是来自现代的历史老师,对这段历史相对熟悉。但现在他的灵魂在胡亥身上,他流淌的是大秦帝王的血脉,本性让他不得不为大秦的未来考虑。

  “陛下,想必你已有圣断。优旃看得出陛下不同从前,您做什么小人都赞同。”优旃前所未有的严肃起来,这个弄臣颇有国士之风。

  长长的叹息一声,胡亥沉吟道:“朕是真想杀了这起子溜须拍马的乱臣贼子。”

  优旃伸手轻轻的拍打着胡亥的腿,抬头说道:“陛下已经杀戮太重,如此恐怕朝野震动,大秦更是败落。”

  “嗯。”胡亥点了点头,看着优旃道:“从先皇起,你就一直在宫里。好多事情都是你看过来的,给朕说说你的看法。”

  沉吟了一下,优旃正色道:“大秦刑法,过于严酷,失于宽和。臣细说不来,就是觉得这天下似乎不该如此治理。”他看了看,发现胡亥脸色平静。优旃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躬身施礼道:“臣多嘴了。”

  “不碍事,朕喜欢说实话的人。”胡亥起身,陈甲和优旃立刻跟上。君臣几人返回咸阳宫,胡亥连夜写了一个赏罚旨意。

  第二日一早上朝,陈炳便大声宣布二世皇帝的旨意。

  内容很简单,昨日指鹿为马之人,全体罚俸半年,官降一级。帝师赵高不能带头进谏,指出皇帝的错误,割除帝师职位,闭门思过。而那些实话实说的大臣则各赐锦缎一匹,钱千贯,进爵一级。持中无话的大臣表示严厉斥责,中庸之道明哲保身不适合现在的大秦官员。

  一个赏罚令,简单明快。终于让众位大臣看清了二世胡亥的真面目,一些犹犹豫豫的大臣终于安下心来,一心一意为大秦办事。

  上午处理完政事,胡亥并未休息。立刻让陈甲备车,他要亲自到天牢审讯一个要犯。

  咸阳宫的天牢外,二世皇帝的车架突然来临。

  守卫牢狱的军兵都诚惶诚恐,毕竟他们耳中的皇帝口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