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喋血暗巷(1/2)

加入书签

  胡亥佩戴的太阿长剑再次出卖了他的身份。墨武正是根据这把秦始皇特有的长剑断定,他不是秦二世也是赢姓子弟,所以当机立断,决定倾尽咸阳城剑冢的实力绝杀胡亥。目的是为了给朝廷一个下马威,让他们知道,‘秦魂’帮不上什么忙。

  咸阳城所有剑冢高手在高安的召唤下,陆续集结在残魂棋馆周围。

  此时,胡亥正在残魂棋馆中,安如意给他进行了简单的包扎。他身为帝王家,金枝玉叶,千金贵体,受一点点伤都是要震动江山社稷的。为此,几个侍卫,尤其是陈甲很是自责。

  胡亥安慰他们,说没想到高安会突然发力,崩碎所有棋子。这只是溅射性伤害,并不是高安故意为之。他越是如此说,几人就越是感到不安。试想,一个高安无意识的溅射性伤害,几个自以为是二世皇帝身边最好的卫士高手都没有预防住。若是有意为之,岂不更是防不胜防!几人自责同时,更是警醒。

  大秦虽为乱世,但这些卫士久在宫中,虽然武功高强,除了乌普、孟夯都不曾经历太多厮杀,根本不明白江湖险恶的道理。而乌普和孟夯又是典型的粗枝大叶型。

  包扎完毕,感激的看了一眼安如意,在绝美的容颜面前,原本淡定的胡亥竟然心中砰砰乱跳了几下。忍不住多看了安如意几眼,他才起身向安重微微点头,也不作声,推门离开残魂棋馆。陈甲和任嚣立刻赶在前面出去,有了高安的前车之鉴,二人再不敢丝毫大意。

  安重眼神微微示意,安如意立刻离开残魂棋馆的大厅,远远的吊在胡亥君臣三人之后。

  安如意离开后,安重和众人寒暄几句,眼角扫向角落里自娱自乐下棋的要命。却发现要命已经不知去向。嘴角抽了抽,安重不露声色的转身和众人交谈,送别,忙的不亦乐乎。经此一场对弈,全咸阳城都知道残魂棋馆是朝廷的一个部门,安重就是这个部门的首领。从此咸阳城内,任安重行走,再无制肘。

  咸阳城长街上,一轮明月当空照。月光洒落在地上,透着一股森冷。

  在距离残魂棋馆三里处一个狭窄的小巷中,一处处月光照不到的阴影中散发出阵阵杀机。这些剑冢的杀手为了防止刀剑反射月光,全都用黑布裹住了锋刃。

  胡亥君臣五人在转入小巷不久,立刻就感觉到一股异常的气息。这是练武之人对杀气敏锐的直觉。

  陈甲想拉着胡亥后退,离开这个小巷,但一股芒刺在背的感觉让他放弃了这个打算。此时他们只有一个心思,尽快离开这狭窄不足半里的小巷。只要冲到小巷尽头,就是宽阔的咸阳大街。夜巡的军队每半个时辰都要经过一次,足以震慑一般的刺客。

  胡亥也感觉到身边几个卫士的异样,他已经不是刚刚穿越过来的小老师。对这个乱世有了稍稍深入一点的理解,那就是司马迁史记上经典的一句话:侠以武犯禁。这些人一定敢在这个阴暗的小巷中袭击君臣几人。

  想到这,胡亥微微握住了长剑太阿,他没有陈甲、任嚣等高手修炼的所谓内功,但大秦的尚武之风让胡亥从小就精通骑射和剑术。胡亥自信,即使遇到刺客,自己也有能力自保,杀出这小巷不是问题。

  君臣五人人看似放松,实则暗冢戒备。此刻胡亥有些后悔没有听冯去疾的话,带上大量的亲卫。

  缓步行走至小巷中央的时候。突然一道黑影毫无声息的窜出,右手一挥,一柄闪着寒光的短刀直接刺向胡亥胸口。与此同时,在两侧分别扑出数名用剑高手,牵制住任嚣和陈甲,更有几个身材壮硕的人直接

章节目录